首页 好词好句正文

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江山为聘的龙椅h87

好词好句 2021-10-11 15:20:57 1305
洛君晟根本不理会她的哀嚎,扯着她的头发,一路到了供奉叶微安骨灰盒的桌子前。

“磕头!”男人手一甩,冷戾说道。

李晓宁吓坏了,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被扯掉了,可是她不敢哭,不敢闹,跪在洛君晟的面前,哆嗦着给他磕头。

“君晟,我错了,求你饶了我……”

很早她就爱慕这个男人,但又很怕他,这三年,他对她温柔有加,她都忘了他恐怖起来有多吓人。

‘啪’洛君晟一巴掌打在了李晓宁脸上,指着叶微安的牌位,说,“我让你给微安磕头!”

李晓宁被打的眼前直冒金星,她嘴角破了,有血腥味,眼前的洛君晟太吓人了,她根本不敢说一个字,慌忙转身,冲着叶微安的牌位磕头,“对不起,姐姐,我错了……”

洛君晟看着李晓宁那假模假式磕头的样子就来气,弯腰抓着她的头发就往地上磕,直到听到‘咚咚咚’的声音才作罢。

李晓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磕了多久,洛君晟没喊停她不敢停,她觉得洛君晟疯了,却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疯。

洛君晟看着李晓宁的额头磕破了,心里的气才下去一点,他点了支烟,坐在牌位旁边,问道,“错在哪了?”

“错在……错在……”李晓宁六神无主,她看着洛君晟,眼里的泪一直往外流。

“说啊,”洛君晟怒吼一声,站了起来,他没有时间和耐心跟她在这里耗!

李晓宁哆嗦着往后躲,目光躲闪不敢看洛君晟,难道他已经知道她陷害叶微安的那些事了?他知道多少?

洛君晟气极了,烟头狠狠往地上一扔,过去按着李晓宁的头往地上磕,“我都知道你干的那些龌龊事了,还不说是吧,不说你今天就别想离开这,以命偿命吧!”

李晓宁哀叫着大哭,“我说,君晟,我说,我不该抢了姐姐的功劳,是她把你从大火里救出来的。”

她不知道洛君晟知道多少,所以开口只能从最轻的事说起。

洛君晟顿住,愤怒的双眸陡然落下,看着叶微安的牌位,一点点空洞起来,整个呼吸都是痛的,他扯着领口,扣子都扯掉了,却还是觉得喘不过气来。

原来她没有说谎,原来他真的是被她救出来的,可是那时候他却鬼迷心窍的不相信她的话。

他还说她额头和背上的疤痕丑,还因为那些丑陋的疤痕嫌弃她,不曾给过她一丝温柔。

怪不得她在他说那些疤痕丑陋的时候,会有那么大的反应。

那些疤痕根本就是因为他才留下的啊!

洛君晟痛到无法呼吸,开门声传来,李晓宁想逃,他起身过去直接把她抓回来摔在了地上。

“啊,”李晓宁捂着出血的鼻子爬过来抱住洛君晟的腿,低声求饶,“君晟,我已经给姐姐道歉了,求求你放了我……”

“道歉?”洛君晟冷笑出声,“你抢了她的功,又杀了我们的孩子,一句道歉就想抵消?李晓宁,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?”

洛君晟一直叫她‘微宁’的,现在却叫她‘李晓宁’!
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江山为聘的龙椅h87  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 第1张

李晓宁彻底慌了,她磕头求饶,把头磕的‘咚咚’响,“晟哥哥,我错了,我是在为你着想,一个把小熙害成植物人的女人,根本不配给你生孩子。”

她还在为自己狡辩,拿洛小熙成植物人的事为自己狡辩,以往只要提到这件事,洛君晟就恨透了叶微安。
“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!”洛君晟捏着李晓宁的下巴,想发泄却又觉得怎么都不解气。

李晓宁拼命扒着洛君晟的手,“晟哥哥,你饶了我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以后?”男人冷笑出声,“你还是想想这次该怎么赎罪吧。”

李晓宁觉得自己的下巴快被捏碎了,疼的脸色发青,不断求饶道,“晟哥哥,我给姐姐磕头,我磕一百个,好不好?”

“磕个头就想抵消?你的头是金子做的吗?微安为此受了多少苦,那可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,却硬生生的被人刮了下来,”想到叶微安曾经受过的那些疼痛,洛君晟就更怒了。

忽然,他想到了什么,松开李晓宁的下巴,提着她的胳膊往外走去。

以彼之道,施之彼身,今天他就要替叶微安讨回公道。

医院,妇产科。

“人工流产,”男人一身肃冷,声音更是阴戾到极致,“不准用麻药。”

他要让李晓宁记住这种痛,让她记一辈子!

李晓宁被绑在床上,推进了手术室,一双眼睛瞪得如牛眼般,布满了惊恐和害怕,看着手术室的门缓缓关上,她拼命的摇头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还是那个秃顶医生,一通电话被洛君晟从某狱所弄到了这里,带着伤的右手,哆嗦哆嗦,拿着做人工流产的刮刀,轻一下重一下的胡乱刮着。

李晓宁的哀嚎传来,没几下便没了声音,晕过去了。

前后也就十多分钟,李晓宁被推出来了,脸色惨白,额头鲜红,洛君晟没发话,没人敢给她处理上面的伤。

男人只瞟了一眼,转身离开了。

他回了别墅,对着叶微安的骨灰发了一下午的呆,胸中沉闷又酸涩,打了个电话,开车离开了。

洛氏旗下的会所——leaf,洛君晟在这里有固定包间,就是他曾在这里要了叶微安的那个包间,自从那件事之后,这个包间就停止待客,成了他的私用地。

季北辰到的时候,洛君晟面前已经摆了一排的空酒杯,手上的那一杯也正往嘴里送,桌子上的白兰地只剩了小半瓶。

“快来陪我喝两杯,”洛君晟看了季北辰一眼,放下酒杯去拿酒瓶。

“怎么喝这么多?”季北辰蹙眉,抢先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,放在了离洛君晟远一些的地方。

他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,才转头看向已经半醉的男人,缓缓开口,问道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这么多年的朋友,他了解洛君晟,他不酗酒,也不会让自己处于不清醒的状态,像这样借酒消愁,除了三年前那场大火后,这是他第二次见。

洛君晟想说,却又不知道从哪开始说,嘴巴动了好几次,最终却只露出一丝苦笑,“没事。”

他心里难受,却又无处发泄,拎起酒瓶,仰头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,酒是个好东西,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也就不会难受了。

季北辰吓了一跳,起身夺过酒瓶放到一边,洛君晟身子不稳,被他这么一夺,整个人从沙发滑到地上,趴在桌子上不动了。

季北辰以为他喝醉了,刚想去拉他,就见洛君晟的肩膀微微的抖动起来,紧接着男人带着沉重鼻音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“北辰,三年前是微安把我从大火里救出来的,李晓宁亲口说的,说她抢了微安的功劳。”

“北辰,你说我是不是瞎了,明明我在朦胧中看到救我的是个长头发的女孩儿,却还是信了李晓宁的话,我肯定是瞎了,就像微安说的,不光眼瞎了,心也瞎了。”

“北辰,你知道吗,那个孩子不是意外流掉的,是李晓宁,她背地里做了手脚,医生根本就没保胎抢救,而是直接做了刮宫术,微安肯定很疼,那个时候我就在外面,我却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“北辰,微安出院后她连家都没回,直接签了离婚协议,她一定很恨我。”

“北辰,我本来有机会可以当父亲的,可是却被我亲手毁了……”

“北辰,那是我和微安的孩子,他长得一定很像微安,大大的眼睛、甜甜的梨涡,漂亮又可爱……”

男人的声音早已哽咽,季北辰静静地听着,眉头紧皱,眼眶发红,安慰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,最后只能无声地拍拍洛君晟的肩膀。

“北辰,我本来可以很幸福的,终于娶到了微安,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兴奋,婚礼前一天,我一晚上没睡,就想着第二天见到她时第一句话该怎么说,你知道的,我不善表达,每次都是微安主动,主动牵我的手,主动表白,主动亲我,这些我都高兴坏了,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,只能冷着一张脸,假装不在意……”

季北辰惊呆了,好友这么多年,他竟不知道洛君晟爱叶微安,以前不论叶微安做什么,他都反应平平,他还以为他不喜欢她,娶她只是因为洛爷爷喜欢呢。

“可是偏偏着了一场大火,小熙成了植物人,你知道我有多恨吗,我恨老天,好不容易我的幸福就要触手可及了,却偏偏又毁了他,当我知道微安是纵火者时,我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再也不堪重负,我爱的人把我唯一的妹妹烧成了植物人,我该怎么继续爱她,我告诉自己我恨她,恨不得她去死……”

“北辰我常常在想,当初我应该抱着微安被那场大火烧死,这样她不用进监狱,我也不用恨她,她死了我可以陪她死,可是她活着,我就得不停地折磨她……”

季北辰落泪了,他从不知道三年来洛君晟心里竟然这么苦,他什么也不说,他以为他恨叶微安,所以在他面前从不主动提起她,却不知道这种又爱又恨的情绪,让他的心早已千疮百孔。

洛君晟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,“北辰,她死了,我是不是应该去陪着她了,对,我应该去陪着她了,还有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洛君晟抬头看着前面,空洞的眼睛里渐渐起了一丝笑意,他仿佛看到了叶微安,她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,手里抱着个婴儿,正笑着朝着招手……

他起身,踉跄着往前走,这一刻季北辰只觉得毛骨悚然,他哪敢让他这么离开,抬手就朝他的后颈猛地劈了一掌,男人晕倒了,他扛起他,叹了口气离开了。

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