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书房宠婢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带道具上学play

经典语录 2021-10-13 17:45:27 1992
站在门外抽烟的傅敬年,看到她这个样子,冷哼一声,从钱夹里抽出数十张红钞票,甩在她面前,“哭什么?想引起我的注意,呵,你苏悦然为了钱,还有什么招式是使不出来的,来,钱给你,嫖资都拿好了。”

钞票上有着她熟悉的烟草味,她还记得他喜欢抽哪个牌子的香烟,而现在的傅敬年,大概不会想起她曾经的好,只会毁了她。

苏悦然将头埋起来,啜泣着,觉得此刻的自己,非常对不起韩子俞,她发现,手机还是在衣服兜里的,拿出手机,给韩子俞发了一条短信。

“子俞,我对不起你,我们分手吧。”其实他们的恋爱关系,也不过昨天才开始,而这一切就像是被谁精打细算了一样,她失去了可以忘掉傅敬年的机会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傅宅。

孙倩倩摸着傅逸被打肿的脸颊,递给他一块巧克力,“小逸,真乖啊!”

她看着傅逸颤抖地接过巧克力,嘴角挂着一丝得意地笑,心想,“苏悦然,游戏才刚刚开始。”

……

保姆公司,因为客户投诉,辞退了苏悦然,没有给她一分钱工资,她清楚,傅敬年在用他可以用到的任何办法,摧毁她。

保姆公司的人事道:“我们也是有良心的,才辞退了你,要是换别家,被客户投诉,直接告到你坐牢。”

“谢谢。”见过了傅敬年的手段,这些不算什么,她笑了笑离开了,今天,从上午到晚上,她都一直没吃东西,她在路边买了一个便宜的红糖馒头,边走边吃,吃到嘴里的红糖馒头最后居然变成了咸的。

苏悦然就这样一路哭着。光着脚走到了公寓,刚掏钥匙准备开门,有人喊她,“悦然。”

“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?”

韩子俞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苏悦然的身上,看到她脸上的掌印,还有脖子上红红的手印,目光暗沉,“谁干的?”

苏悦然将外套脱下,还给韩子俞,表情淡然道:“子俞,别问了,我们已经分手了,你走吧,真的对不起。”明明昨天才给了你希望。

韩子俞阻止她脱外套的举动,将她整个人护在怀里,“我清楚,你一定有什么苦衷,我可以不求你马上告诉我,但是不要赶我走,我是你男朋友啊。”

苏悦然不懂,自己这种别人都避而远之的人,为何韩子俞会如此执着,大概也许只有爱才能解释了,就像她重遇傅敬年后,那些沉寂的爱都复苏了起来,得知他有儿子了,内心也痛楚的厉害。

韩子俞放开她,温柔的目光看着她,“悦然,我想保护你,所以,有什么事情,跟我说吧。”

他的这句话太温柔了。

对于此刻的苏悦然,就像是久逢甘露的雨,让她欣喜的……想哭,于是,她将自己同傅敬年的那些过往,还有今天被诬蔑,被打的事情都告诉了韩子俞。

至于,被傅敬年强上的事情,隐瞒了。
“怎么有这样的人渣,悦然,不怕,我们离开,离开江城,去没有傅敬年的地方,他傅敬年能有多厉害,还能干涉除江城以外的地方嘛,对,我们去锦城,把伯母也带上。”

对,逃到没有傅敬年的地方。

今天,他给自己的感觉太可怕,真的很怕。

还记得,当年,为了报复她,傅敬年除了夺走她的清白,逼走了席风,还干了更加过分的事情,他居然让她以苏心蕊的身份,也就是代替自己的妹妹同他宣誓。

让她意识到,他有多爱苏心蕊,就有多恨自己!

现在的重逢,又新添了更多的误会,她实在是太怕了,害怕他会干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来。

她的眼底涌现泪水,抽泣道:“真的能逃走吗?”

韩子俞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,抱的紧紧的,“恩,可以的。”

这句话就像是让人安宁的定心丸,让她感动,苏悦然主动伸出双手,拥住了韩子俞,“好,我跟你走……子俞,谢谢你!”

此时,苏悦然的表情是感动的,安心的。

而韩子俞的表情却是……在密谋着什么,嘴角挂着一丝狡黠的笑容,内心咬牙道:“苏悦然,你这个害死自己妹妹的狠心女人,我要让你尝一尝,全都失去的滋味!”

……

韩子俞连夜就在安排。

傅敬年说过,从明天起,她就是傅宅的保姆,明天8点需要去傅宅报道,那么她跟韩子俞必须在明天早上八点之前逃离江城。

……
书房宠婢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带道具上学play  第1张

翌日,六点。

刚从精神病院将苏悦然的母亲接过来,母亲刚打了镇定剂,坐在轮椅上睡着了,7点15分到锦城的高铁,苏悦然看了看表,现在整7点,再过几分钟就可以检票了。

检票了。

韩子俞推着轮椅,看着一旁慌乱不安的苏悦然道:“悦然,放心,我们能行的!”

“恩!”

苏悦然将手中的票交给检票员,穿过站台的瞬间,她感觉高悬的心终于可以落下来,然而,她还没走上几步。

身后的人群突然骚动了起来。

不等她回头看一眼,就有数个黑衣人冲了过来,分别将她和韩子俞制服住,有一个黑衣人还接过了载着她母亲的轮椅。

“你们……”要干什么?

苏悦然的话止住了,眼底满是恐惧。

傅敬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左手插在口袋里,向他慢慢走过来,嘴角挂着森然的笑,“苏悦然,你真行啊,昨天才答应的,今天就想逃,我要怎么惩罚你?”

兰登酒店,888房间。

“傅总,住手,我不逃了,再也不逃了。”

傅敬年又揍了几拳,这才停了手,苏悦然看过去,韩子俞被绑在椅子上,脸都被打肿了,心疼到不行,也内疚到不行。

韩子俞完全没有要屈服的样子,吐出一口血水,骂道:“你这个王八蛋。”

傅敬年勾勾手,其中一个保镖上前,将韩子俞的嘴堵住,室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苏悦然能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声,恨不能代替韩子俞承受这一切傅敬年走向她,笑的讽刺,“喜欢他?”

苏悦然急忙摇头,“不!”对韩子俞她只是感激和愧疚。

“唷,不喜欢,那当着他的面,应该也没关系了吧。”

这是什么意思。

傅敬年脱掉外套,缓缓走向苏悦然,意思很明显。

“不……傅敬年,你别……”她已经很对不起韩子俞了,让他看到这样的事情,对一个男人简直是奇耻大辱,不行。

然而她的反抗,惹怒了傅敬年,他疾步走向她,一巴掌扇了过来,“怎么,爱他啊,你这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谈爱。”

“我没有!”当年法院不是也说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她杀人吗,所以判她无罪的,为什么,他就是不信,她委屈,甚至哭了,又说了几遍,“我没有,我什么都没做啊——”

“呵,杀人的从来不说自己杀人!你打了小逸不也没承认嘛,苏悦然,你TM就是贱。”说完这句话,傅敬年像是失去了全部的耐心。

苏悦然不敢睁眼,不敢看现在的韩子俞会是怎样的表情。

苏悦然无力地瘫软在地,睁开眼,发现面前的地板上,有着点点血迹,都是从她嘴边滴下去的。

傅敬年走向韩子俞,嘲讽完后眼神冰冷道:“这次……我放过你!下不为例。”

说完,迈着修长的腿,向门外走去,走到门口停下,回头望向苏悦然。

“还趴那干嘛?”

苏悦然打了一个激灵,忍着疼和无尽的羞辱,走到了傅敬年的身边,这便是她认识的傅敬年,会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。

其实,她很想回头,回头再看一眼韩子俞,可当着傅敬年的面,她实在不敢!只能疾步而去。

而韩子俞看着她内疚、难受的样子,眼底深处满是愉悦。

……

跟着傅敬年走到地下停车场时,苏悦然才敢问:“傅总,我……我母亲呢?”她很害怕他会对自己的母亲做些什么。

他打开车门,走上驾驶座,淡淡道:“送回城南精神病院了,”随后看向她,“还特意吩咐了医生,多给她扎上几针。”

虽然心疼,可也庆幸,这个结果,对于傅敬年来说,是仁慈的。

她突然乖巧地像个任人拿捏的娃娃,道:“傅总,我不会逃了……绝对不会。”

傅敬年透过车窗,看向门外的她,她的小脸早已冻得通红,脸上还有他刚才扇过的掌印,那眼神里,有太多他看不透的东西。

为了韩子俞甘愿付出一切吗?呵呵,让他生出一丝莫名的烦躁来

带道具上学play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