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芙蓉帐暖李寂V5 全文

经典语录 2021-10-13 17:45:28 748
“苏悦然,你只是供男人消遣的玩物!”

傅敬年嘴上说着恶毒的话语,不管不顾。

她可笑的觉得,还能守住一些尊严。

其实她清楚,自己什么都守不住了。

她……被赶出来的苏家小姐,此时为何,会被折磨。

只是因为,她遇见了在这世上最不该遇见的人。

……

数日前,半山别墅,傅宅。

“你这个狠心的人,怎么可以这么对小孩子?我要投诉!”

“我——”没有。

“啪”的一声。

苏悦然来不及辩解,脸上便挨了一巴掌,脸直接被打的偏向一边,再抬头,傅太太正将儿子傅逸护在怀里,凶神恶煞地看着自己。

她不懂,哪里出了问题?

苏悦然是服务公司的保姆,今天,她被客户点了,来到江城的,半山别墅,给一家姓傅的带孩子,时长4个小时。

前面3个小时,她一直陪着小孩傅逸玩耍,一切都很安宁,后来,傅太太突然来到她面前,对着傅逸的脸就是一巴掌。

她不懂做父母的,为什么无缘无故会揍自己的孩子,想要上前护住傅逸,结果被对方推开了。

再然后就是刚才那句让她莫名其妙的辱骂。

明明是傅太太自己打了自己的孩子,为什么要栽赃在她手上。

“傅太太,凭良心说话,你可以问问你儿子,到底是谁打的她?”苏悦然的语气温柔了几分,看向傅逸,“小逸,告诉阿姨,刚才是谁……”

苏悦然的话还没说完,傅太太突然推了她一把,她的身形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,剩下的话没来得及说。

即便她是一个保姆,也不能什么脏盆子都往她身上扣,她看向冲向门口的傅太太,发现门口玄关处,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,超过一米八的高个子,身材修长,一身西装穿的裁剪得体,他低着头换鞋,她没能看清他的样子。

“老公,你可要帮我做主,有人欺负我们的儿子?”

他哄人的口气,“谁这么不怕死,欺负我们的儿子。”

低沉略带熟悉的声音,震的苏悦然连辩解的话都忘了说。

她有些不敢去看这个别墅的男主人,可是又忍不住去看,他抬起头的瞬间,苏悦然的心沉了下来,居然……真是傅敬年,她居然还会再遇见傅敬年,这个让他又爱又怕的男人。

傅敬年的声音先是狐疑,“苏悦然,怎么是你?”随后看见傅逸,见到他脸上鲜红的巴掌印,连外套都没有脱,便冲了过来!

没有任何询问,傅敬年扬手给了苏悦然一巴掌,恶狠狠道:“你这个贱人,当年害死苏心蕊不够,现在还要来害我的儿子吗?苏悦然,你怎么就这么恶毒。”

“不是的……不是……敬年,我没有,我……”

“不要叫我敬年,你配吗?”
傅敬年双眸中翻腾着熊熊的怒火,伸出修长的手,锁住了苏悦然的喉咙,一下子扼住了她的呼吸,她难受的干咳了几声,用手去拍打他的手臂,想让他松开一些,他反而更加用力。

就在苏悦然以为自己会被这么掐死的时候,傅敬年终于松了手。

她的身子瘫软在地,大口大口呼吸着,待缓过劲时,坚持道:“我说了,不是我,傅敬年,你为什么就不信我,你可以问问你儿子,到底是谁打了他?”

突然意识到,这孩子也是傅敬年的孩子,苏悦然的心疼了一下,比刚才他勒住自己的时候还要难受。
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芙蓉帐暖李寂V5 全文  第1张

毕竟自己喜欢了他那么多年,从大一开始,到现在,如今还是无法抑制地爱着他。

傅敬年眸底闪过一丝异样,别过头,看向傅逸,“小逸,说,刚才是谁打得你?”

苏悦然想着,这一次,终于不用被傅敬年误会了,这一次,他一定会明白自己不是什么恶毒的人,她相信,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,然而下一秒。

傅逸低着小脑袋,缓缓抬起手指,指向了她。

不可能!

明明都是傅太太干的。

苏悦然看向傅太太,傅太太正好在傅敬年视线看不到的地方,冲她露出了狡黠的笑,她瞬间明白了,怪不得,这个傅太太,不惜等待2个小时,也非要点她来当保姆来着。

“傅敬年,这一切,都是你夫人捣的鬼,你信我,我真的没骗你。”傅太太根本就是故意的,而她为什么这么做,苏悦然不明白。

傅敬年一步一步走向她,眼中的神情很是复杂,其他的苏悦然看不透,但是恨,她看的非常清楚。

他一把抓住自己,往门外拖,失了室内暖气的保护,衣衫单薄的苏悦然,冷得直哆嗦,特别是光着的脚底,踩在冰凉的地面上,彻骨的寒冷,直达心底。

“傅敬年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他没有回答她,将她一路拖到了地下停车场,塞进了略有狭窄的车内,抵在了后排座位上,“砰”的关上了门。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苏悦然想反抗,整个人被他压在了身下,折磨着。

“不——”苏悦然反抗着,“傅敬年,你不能这么对我……我现在有男朋友……啊!”

……

他折磨她的还不够多吗?为什么?四年过去了,又要这么对她。

苏悦然疼的泪花都出来了。

傅敬年的话语中,满是嘲讽,“呵,男朋友,看来你男人没怎么爱你,还是因为发现你不是新鲜货,嫌弃你来着。”

苏悦然想起,有关自己谋杀妹妹苏心蕊的案子,庭审那天,她被无罪释放了,傅敬年很是不爽,毕竟他认定是她杀死了苏心蕊,那时,他也是把她拖到了车里,让对这种事本能的排斥。
现在也算是她第二次做这种事。

傅敬年表情冷漠的就像是客人,“苏悦然,当初我可是放过你的,是你,偏要来恶心我,那就不要怪我无情!”

苏悦然声音嘶哑,“傅敬年,不是我,我没有杀死苏心蕊,我也没有动你儿子!”

“哟,没有?你的意思是,苏心蕊自己活腻了,跳海自杀,孙倩倩没事打自己儿子了?”

在苏悦然看来,事情就是这样的。

“是!”

苏悦然狡辩的嘴脸,可真令人厌恶,

当年,她也是这么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,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,他以为她是安分了,那些恨她的心思也有些淡了,可结果……她居然还有脸出现,再次行凶,他自然不会再放过她。

傅敬年扬起手,“啪”的一巴掌,又扇在了她的脸上,“当年,我亲眼看到,苏心蕊掉下悬崖的时候,是你在她身边,今天,也是我亲眼看到,小逸脸上挨了一巴掌,你也是在他身边,苏悦然,你居然还有脸狡辩!”

“傅——”

“够了,别说了,你的话,可真让人倒胃口!苏悦然,你就这么想引起我的注意,那我满足你!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傅宅的保姆,还有……我的工具!别耍什么花招,我可知道你那疯掉的母亲……”

“好,都是我的错,听你的,都听你的。”苏悦然率先开口,阻止了傅敬年接下来的话语,她承受不住,他一二再再而三的打击。

她以为有些事情,过了四年,他也该想明白的。

而他,永远能够以她想不到的方式,对她狠心,从前是,现在亦是。

让她这颗对他满是爱意的心,充满刺痛。

过去的事情,巧合的令人怀疑……

苏心蕊早不跳,晚不跳,他傅敬年一来,就跳了,而傅敬年总是那么信以为真,让她满腔的委屈积攒了数年。

还在心上疼着。

当初,整个江城都认定是她杀了傅敬年的未婚妻,也是自己的妹妹苏心蕊,父亲苏长江害怕被她连累,将她还有她的母亲赶出了家门。

一朝从云层跌到泥泞之地。

母亲不堪打击疯了,被关进了精神病院,而她明明是江城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,大三被迫辍学,还被傅敬年下了封杀令,只能当不被登记的临时工保姆,拿着微薄的工资。

不过,她是满足的,只要够维持精神病院和自己的开销,她希望就这么到老,没想到被傅太太摆了一道,又跌进这无边的地狱里。

苏悦然躺在冰冷的车厢内,想着过去的那些遭遇,还有此时,看她像仇人一样的傅敬年,终是忍不住委屈的哭了。

芙蓉帐暖李寂V5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