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上课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在线阅读

经典语录 2021-10-13 17:45:30 25
叶宅,书房。

这几天,叶劭天一直在思考,他一定是忘记了什么,现在才总是想不明白,不过,他还是坚信赫苒苒就是沈心茹。

当年在太平间的人的确是沈心茹,那时候,自己太过震惊了,根本就没确认她是否有呼吸,后来,他反应过来,追到火葬场时,那具推进焚尸炉的尸体,他也没有看清。

还有,现在的一切实在太巧合了。

就像赫苒苒……是特意出现自己面前的,是为了报复吗?

叶劭天居然觉得有些高兴。

阿诚突然紧张地跑了进来,连门都忘了敲,“叶少,冷亦然和赫苒苒,公布婚讯了。”

叶劭天急忙打开手机,头条新闻全是赫苒苒和冷亦然即将订婚的消息,他绝对不会让她嫁给别人,叶劭天拿起桌上的钥匙,连外套都忘了穿,“阿诚,把赫苒苒的地址发给我。”

他要去问清楚。

驱车前往目的地时,叶劭天一直在想这几年的事情,依沈心茹的个性,如果是报复早就报复了,不会等到现在,那么还有什么原因,让她不得不回来。

……

叶劭天一路赶到赫苒苒位于市中心的公寓,1801室,18楼是沈心茹喜欢的数字,他来到房门前,准备敲门时,发现门从里面打开了。

赫苒苒穿着一件素白的连衣裙,画着淡妆,睫毛微翘,看起来美丽动人。

她似乎有些惊讶,道了一声,“叶少?”

看到她提着包,一副准备出去的样子,现在都已经晚上八点了,叶劭天的话不免带了情绪,“你干什么去?”

对于她的无理,她还是报以微笑,“叶少,这似乎不是你应该负责的事情。”说完,人往前走了一步,准备关上门。

叶劭天伸手,阻止即将关闭的门,赫苒苒没注意,发觉门关不上的时候,叶劭天的手已经被夹住了。

她的心慌了一拍,当事人也不觉得疼,冷着眸又问了一声,“你干什么去?”那样霸道的口气。

赫苒苒实在觉得好笑,“怎么,叶少还没认清现实吗?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沈心茹,请叶少不要再纠缠,我很忙,我现在要去找冷亦然。”

现在已经大晚上了,打扮的这么漂亮,还去找冷亦然。

傻子都知道是去干什么。

想到她会同冷亦然上床,叶劭天就理智全失,踢开门,拉着她的手,就那样闯入了她的家中,“砰”的一声将门关上,将她压在门上,吻就那么落了下来。

赫苒苒瞪圆了眸,抗拒着。

不过实在拗不过叶劭天的控制。

待他停止时,赫苒苒在喘气的同时,不忘扬手给了他一巴掌。

“叶少,沈心茹知道,你这么贱吗?知道你总是嫌弃着喜欢你的人,却又总是对不喜欢你的穷追不舍吗?”

当年自己打过她三巴掌,现在她已经还回来两巴掌,很好,“你就嘴硬。”叶劭天容不得她在这里抵赖,低头再一次吻住了她,赫苒苒表情淡定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将两人接吻的画面拍了下来。

听闻手机拍照的声音,他停了下来。
赫苒苒笑道:“叶少居然喜欢别人的未婚妻,这件事要是传出去,怕是会让好容易康复的叶董事长叶老再去一趟医院吧。”

会说出如此刻薄之言的人,的确不像沈心茹,但是叶劭天就是坚定,他没有认错人,“你到底为何偏要用另一个人的名字活着呢?就为了报复我,让我生气吗?所以,你办到了,我现在很生气了,沈心茹,你可以做回你自己了吗?”

“叶少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,你以为你是谁?再说一遍,我是赫苒苒,不是沈心茹,你欠那个女人的,你还不了的,也别想通过我来偿还。”

对方越是这样,越是让叶劭天感觉到,她需要他,又害怕他确认她是沈心茹的事实,到底是为什么?他会查清楚的。

他要让她承认自己就是沈心茹,“是的,她曾经在法庭上那样决裂,她说,如果我叶劭天有一天发现了真相,知道我误会她了,到那时,即便我跪下来忏悔,求饶,她都不会原谅我,直到死。那么现在,她还没有死,我就一定要努力偿还,你就承认吧,你就是沈心茹。”

叶劭天不管不顾,一路抓着他以为的沈心茹,两人双双倒在沙发上。

赫苒苒也没有了再抗拒的心情,冷笑道:“叶少,这是想要干什么?”

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存心气他。

让他更加坚定,“就是确定一下你是不是沈心茹。”

他的话说的太过暧昧,赫苒苒一下烧红了脸,这样羞涩的样子,让叶劭天心头一热,故意道:“放心,如果你不是,我会赔偿的,我还会赔偿冷亦然。”

她抗拒的动作停止,“叶劭天,你可真无耻。”远比她想象的还要无耻。

“这话说出起来也许没人信,就像别人说的,沈心茹爱了我整整十年,我也是纠缠了她十年了,这十年的相处足够让我认清她,这几年的分别也足够让我想念她,所以,只要有任何方法可以证明你是她,我就会去尝试,哪怕毁了另一个女人。”

“也好,既然叶少坚持,我也逃不掉的,那就愉快一点。”

叶劭天知道她很紧张,就像那天给自己下药的沈心茹一样,心底没来由的有些难过。

赫苒苒靠近了叶劭天几分,想要主动去吻他,结果他反而后退了一步,她又上前一步,准备献上吻,被叶劭天推开了。

他只是想她承认自己就是沈心茹,想要偿还她,想要赎罪。

现在的局面早已超出了他的控制,他不希望她带着这样绝望的眼神,来吻他。

赫苒苒冷笑起来,“果然,叶少啊,你对送上门的向来不稀罕,非要恬不知耻地倒追一个不爱你的,可真是贱。不过,我的样貌可是跟沈心茹一样,叶少你原本也是把我当成了她,真的不想要吗?”

叶劭天就那么皱着眉头看着,最后咬着牙说了一句,“好,赫苒苒是吧,你赢了,我走!”

而后转身离开。

她从未想过,自己居然也能胜过叶劭天。

那个一向势在必得叶劭天。
她同冷亦然约好了,今天要去一趟医院的,她重新穿好衣服,提起包准备出门,结果门怎么都打不开,才发现门居然被反锁了,至于钥匙,她记得刚才被叶劭天抵在墙上的时候,掉到了玄关。

现在,玄关的哪里都没有钥匙。
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上课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在线阅读  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 第1张

不难想象,叶劭天居然用她的钥匙把她反锁在了家里。

她抱着手,在门边蹲了下来。

原本以为今夜事情能成的,结果她主动了,叶劭天反而不敢了。

明明今天她都准备豁出去了。

她必须要再生一个孩子。

赫苒苒蹲在门边,有些难过的哭了起来,自从回到江城后,她就总是睡不好,总是梦见那些过往,一会是叶劭天杀了她的孩子,一会是沈莹宣杀了她的父亲,而她不孝,什么都做不了,她靠在冰凉的门上,安慰着自己,“沈心茹,你有点出息好不好!”

门外的叶劭天,手里拿着一个手机和钥匙,安静地听着,拿起钥匙准备插入锁孔中,犹豫了一下,还是离开了。

……

叶劭天从沈心茹的公寓出来,让阿诚那边查探了一下冷亦然的行程,脸色就那么一直绷着,驱车来到了四季酒店,

一进入大堂,就看到了冷亦然。

他一身银灰色的西装,坐在大厅的椅子上,喝着咖啡,时不时向门口张望着,然后拿起电话拨打着,有些着急。

手上属于沈心茹的手机响了起来,叶劭天接听。

冷亦然的声音传来,“你怎么还没来。”

叶劭天没有回话,迈着大长腿走过去,直接坐在冷亦然对面的椅子上,将属于沈心茹的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,“她不会来了。”

冷亦然眉头拧成了一团,叶劭天还是这么的讨厌,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妨碍他,他咬牙道:“你把她怎么了,叶劭天,你这个人渣,当年害了沈心茹不够,现在又要来害我的未婚妻吗?”

叶劭天冷笑,捏住了冷亦然抓着他衣襟的手,他的力气很大,轻易的,就把冷亦然推了回去,“未婚妻,有件事冷总怕不是忘记了,沈心茹只要没死,他就还是我法定上的妻子。”

冷亦然心口扑通了一下,还是保持着镇定道:“叶少,觉得只要跟沈心茹长的像的就是沈心茹了,她不是,她是我未婚妻,是赫苒苒。”

叶劭天拿出自己的手机,翻出一张照片,递了过去。

冷亦然看着照片,那是五年前的照片,自己在沈心茹死的那天,穿着白大褂,从看守所进去的画面,那时,他尽力去避开摄像头的,没想到还是被拍到了侧脸。

叶劭天语气冷了几分,“当年的假死,是你故意安排的,冷亦然,你得不到沈心茹,就用这么肮脏的手段,逼迫我跟她分开,然后把她变成赫苒苒,变成你的未婚妻?你安的什么心?”

对,当年的假死,是他安排的。

他得知叶劭天去了一趟监狱,急忙去打听,知道叶劭天的目的,居然是为了要沈心茹的肾,他就气愤。

虽然沈心茹谁也没说,但是他清楚她少了一颗肾。

因为他是医生。通过平日的观察,就足够清楚这个人少了一颗肾,他了解沈心茹,知道她瞒着别人自然有瞒着的道理,也就没有拆穿她,而且他多少猜到,沈心茹少的那颗肾在谁那里。

那时,沈心茹如果再取掉一颗肾,必死无疑。

于是,他买通了所有人,安排了这一切,最后让叶劭天看到他以为是沈心茹的尸体被推进焚尸炉中,然后等着叶劭天带着沈心茹只有一颗肾的事实,带着逼死她的绝望,永远痛苦的绝望下去。
在叶劭天痛苦的时候。

冷亦然则是带着已有身孕的沈心茹在国外生活,原本他打算着,等她淡忘了,就向她求婚,两个人就这样一辈子都在国外生活下去,可是,偏偏,沈小宝患了血癌,又匹配不到合适的骨髓。

让沈心茹不得不重新回到江城,如果实在找不到匹配的骨髓,最坏的打算就是,她同叶劭天再生一个孩子,一个可以救下沈小宝的孩子。

他其实一直期待着沈心茹可以来利用一下自己。

他们生的孩子也是可以的。

可是她不愿意,即便是假的订婚,也是冷亦然劝了很久,说是为了沈小宝,沈心茹最后才勉强答应的。而他精心安排的这一切,轻易的,就被叶劭天破坏了。

让他实在是太气了,冷亦然吼道:“是我安排的又怎样,如果不是我,沈心茹早就被你逼死了,如果不是我阻止的那次手术,你以为她没了两颗肾,还能活下去?如果不是我,他也熬不过骨癌,叶劭天,你又什么资格埋怨我做的这一切。”

叶劭天有些心烦意乱,忍不住抽了一支烟,他从来都不是埋怨冷亦然做的这一切,而是嫉妒冷亦然做的这一切,又难受于自己的无能。

他其实只想知道,“明明花了那么大的力气,将她带离我的世界,现在为什么又要突然回来?别告诉,只是为了报复我?”

当年,在看守所中最后一次见到沈心茹后,叶劭天就明白。

沈心茹如果逃离了他的世界,是绝对不会回来的。

所以,他其实有猜想过赫苒苒真的只是跟沈心茹长的像的人而已,然而,赫苒苒就是沈心茹,是他念了五年的心茹。

冷亦然嘲讽的口气,“叶劭天,你以为我会告诉你。”

叶劭天表情无他,只是冷笑一声,“说的好像,我很在意从你口中知道什么真相一样,真相,我自己会查,从当年我遇袭的时候开始,我会一点一点的查清楚,今天来找你,不过是提醒你一句,沈心茹还是我的妻子,冷亦然,你别想染指,否则……我发起疯来,不确定自己会干出什么来。”

……

翌日清晨。

叶劭天转动门钥匙,一进门,发现沈心茹躺在玄关上睡着了,同他认识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见过她睡觉时候的样子。

原来,她睡觉时会像小猫一样卷成一团,很是可爱。

他轻轻抱起她,想要将她抱到床上,刚一动,她就醒了过来,冷漠地看着他,“叶少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她实在不想看到他。

他拿热毛巾给她擦拭着身体,“怎么这么傻,睡在玄关呢,你的骨癌虽然治愈了,但是也有可能复发的,你看你现在身体多凉。”

经历了那么多,居然还能等到叶劭天的关心,她太震惊了,震惊到忘记反驳自己不是沈心茹这件事,不过冷冷道:“用不着你管。”

这时,手机响了,她翻了半天,也没找到手机在哪里,叶劭天不知从哪掏出她的手机,她一眼扫到了来电显示上的“宝贝”,整个人惊慌失措了起来,想要去抢手机。

她这样激烈的反应,让叶劭天更加在意。

昨天已经确认,冷亦然的备注是亦然。

那这个宝贝又是谁?

“叶劭天,你把手机还给我。”

他很在意,当着她的面,按住了免提,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男孩声音,“妈咪,你昨天晚上没来看我,宝宝伐开心。”

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