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你们是先干一会再戴的吗 校花被校长啪到腿软

经典语录 2021-10-13 17:45:32 1930
苏月萱执意带自己回南城,就是担心贺怀霖的需求。

尹南风一直等着苏月萱。

然而苏月萱没有任何指示,尹南风不懂,是虞凌晟的不闻不问,让她死了那颗初恋的心,还是苏宅不方便行事,还是……被发现了什么?

让高高在上的苏月萱,不再对自己施舍。

事实上,尹南风感觉自己想多了。

在宛城的第三天,苏月萱来找尹南风,彼时,南风因为一天都在厨房忙活,有些累,准备睡,苏月萱走了进来,温柔道:“南风,你过去贺怀霖那边。”

尹南风像往常一样,偷偷去贺怀霖的房间,率先躺在床上,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。

说来,每一次同贺怀霖上床的时候,她都是紧张的,害怕他会突然开灯,而每次她在这紧张的氛围下攀上巅峰,直到贺怀霖沉沉睡去。

灯都没有开过。

贺怀霖还是像往日一样,一上来,就咬她的唇,从前,尹南风都是任他主导,从不回应,今天,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脑子烧的厉害,想要回应。

想要被他狠狠地折腾。

无法忘却的那种。

更是在贺怀霖的背上,抓出了数道痕迹,就在尹南风即将攀上巅峰时。

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。

随后,刺目的灯光照射过来,她伸手挡住,透过指缝,看见无数的人站在灯光下,露出各种各样的神情,有惊讶的,有厌恶的,有得意……当然,也有难过的。

她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的虞凌晟的身上,看见他眼底的绝望,内心笑道:“一箭三雕还是四雕?呵呵,虞凌晟啊,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傻啊!”

苏老爷一声叱呵,“尹南风,我苏家待你不薄,你居然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。”

苏月萱跟着哭哭啼啼道,“爹、娘,我看到的一定不是真的,南风不会这么对我的,不会的。”

红叶抱不平的口气,“小姐,你还看不出来啊,就是尹南风干的好事,你闻闻这房间的味,都是催情的熏香啊,真不要脸。”

被苏家邀请来搓麻将的虞夫人,冷笑道:“啧啧,苏老,我就说嘛,你们家月萱实在太善良了,对这丫头太好了,当年啊,就不应该救她。”

“南……”虞凌晟也想说点什么。

贺怀霖突然从床头柜中掏出漆黑的枪,对着门口的众人,森然道:“——都给我滚!谁再废话一句,我崩谁!”

他的目光太过渗人。

围观的人都散了,室内只剩下还在床上的尹南风、贺怀霖,还有床边的虞凌晟、苏月萱。

“你们两,也滚!”

“贺怀霖,你——好,好我出去,我出去!”

眼见贺怀霖突然将枪抵在尹南风的额间,虞凌晟急忙拉着还在啜泣的苏月萱跑了出去,还识时务的关上了门。

房内。

两人还保持着刚才疯狂时的姿势。

“有什么想说的?”

临终遗言吗?

当年,临终的愿望早就实现了,哪里还有什么遗言。

尹南风以自己惯用的方式,沉默着。

“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为自己辩解一句?”

“……”

这样的尹南风,让贺怀霖更加狂怒,手上用力,她的额头已是红了一大块,“尹、南、风!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!”

她还是没说话,伸出手,“卡锵”,好心帮忙,给枪上了膛,动作那样行云流水。说来,他的刘海很长,从这个角度看,还是不能将额头看清楚。

这时,贺怀霖突然咬牙吼出一句,“尹南风这个名字,你真不配!”手上的枪握得更用力了。

最后,贺怀霖还真开了枪,不过不是手上的那把…
尹南风爬上了贺怀霖的床。

这件事,宛城有太多人知道,却没人敢说一句,因为,目前宛城和南城最有势力的两个人,都下了禁言令。

而怎么处置尹南风,贺怀霖一直没有发话。

至于尹南风,一直被关在偏房中,算下来,也关了有五日了。

“少帅,那个贱女人到底要如何处理?”苏老爷想到月萱居然救回这样一个白眼狼,就觉得气愤,“这个勾引别人丈夫,不知廉耻的女人,就应该浸猪笼。”

“是啊,少帅,你还想什么呢?她啊,就该浸猪笼,你看,我家月萱这几天都瘦成什么样子了?”

苏月萱好心安慰,“爹,娘,你们就别逼少帅了,兴许南风有什么苦衷,她都关了五日了,我去看看她。”

“这个傻孩子。”两老皆是叹气。

贺怀霖站在廊檐下,抽着烟,不懂自己为何在处理这件事上如此纠结,也不懂那夜为何会做出那样不理智的举动,忍不住扯住衣襟。

这个动作他最近似乎很爱做。

……

苏月萱走进偏房,看到蜷成一团,坐在床上的尹南风,一步一步走了上去,此时没有观众,她已经不需要演了,嘴上挂着嘲讽的笑容,对着面前的尹南风,甩手就是一巴掌,面目有些狰狞道:“南风,我舍命救你,你却这么对我,勾引贺怀霖不够,还要勾引虞凌晟,你可真是贱,而你的贱样,都被他们看到了,哈哈……”

天知道,她在确认贺怀霖和虞凌晟这两个人,居然都是在意尹南风的时候,整个人有多抓狂。她甚至想要去跟贺怀霖上床,最后……被拒绝了。

尹南风低着头,想着刚才月萱说出的话。

舍命?

那些年在南城的日子,每日都是刀口舔血,尹南风早就学会了去看一个人的眼睛,自然清楚,眼睛不会说谎。

七年前,苏月萱面上关心她,眸底深处却也藏不住的嫌弃。

就像三年前,她看清了虞凌晟眸底深处的在意,可她始终不曾看透过贺怀霖,从前是,现在亦是,也许是太爱了,不敢看吧。

当年,苏月萱救她,只是为了让宛城的人知道……她苏月萱是个人也美,心也善的人。而像现在彻底毁掉自己,一直都是苏月萱想做的。

“南风,你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吗?”

早就想到了,不就等着这一天,同贺怀霖纠缠在一起,哪怕是以如此肮脏的形式!

……

苏月萱恶毒的话语一句接着一句,像风一样柔软的声音都有些干涩了,然而,尹南风别说是求饶的话语,即便是害怕的眼神,都没有露出一个。

苏月萱气不过,又是一巴掌。

换来的依旧是沉默。

这样的尹南风,像个鬼一样,渗人!不对,尹南风从来都是鬼,煞白的脸,无声的言。

苏月萱缓缓往后退着,已经退到了门边,耳闻门外传来的脚步声,迎着头皮又走到尹南风身边,给了自己一耳光,然后抓着南风的手道:“你别这样,南风!”

尹南风看着她演,配合着。

贺怀霖走进来。

苏月萱故意把受伤的脸凑到他的面前,准备给贺怀霖一个合理的解释,比如:我见南风在自残,想要过去劝劝她,结果被……误伤了!好表现自己的温柔善良。

他先一步道:“你先回房吧,以后,这里就别来了,危险。”

苏月萱难得的有些慌,不懂贺怀霖嘴中的那句“危险”是指的谁?急忙知书达礼的,“逃”走了。

贺怀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尹南风,看了好久,才道:“不确定说点什么吗?”

她其实很想问,贺怀霖,你真的喜欢月萱吗?

可是问题的答案也许会让她痛苦吧,索性不问也罢。

又是这个沉默的样子,贺怀霖一拳捶在床柱上,“尹南风,你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真的很令人讨厌。”他上前,用力捏住她的下巴,“你非要吃点苦头,才乐意?”

苦?

从他嘴里说出这个字。

总能让尹南风想起什么,自关入偏房后,终于开了口,眼神凄凉、声音沧桑的让人心颤,“贺怀霖,你知道人生八苦,最苦的是什么吗?”

好熟悉的感觉……
尹南风不惊艳,乍一看,也不漂亮,甚至给人一种苍老的像个老太婆的感觉。
你们是先干一会再戴的吗 校花被校长啪到腿软  第1张

自己不曾见过,可是为什么这么熟悉,是眼睛吗?

贺怀霖突然觉得乱、燥,仿佛有些喘不过气,用力地去扯衣襟。

“卡,咚。”

衣襟上的扣子落地发出一声响,看着在地上翻滚的纽扣,他突然想起一个人,那个人曾经帮他捡过地上的扣子,还藏起来不还给他。

他的手还保持着扯衣襟的动作,再一次看向面前的人。

她,是南风吗?

下一秒,他就反驳了自己。

名字虽然有部分一样,可那张黑白照片里的人,早就不在了。

“贺怀霖,如果你知道的话,就能让我吃到苦头了。”尹南风继续道,那样找死的口气。

“——尹南风,你是不是有病!”

是啊,可不是有病。

……

贺怀霖在宛城足足待了一个多月,对南城的事情不过问,连贺劲松那边也没差人送信。

而这一个月,还是没能从尹南风的口中问出什么话,自然也没想出如何处理她。

直到那一天。

尹南风做梦都不会想到,她这样的体质,有一天会怀上贺怀霖的孩子。可是贺怀霖同老中医反复确认了三遍,老中医的回答还是不变,“怀孕已足月。”

悄然到来的孩子。

让尹南风感觉自己活了过来,“希望”的种子在心底发了芽,突然想要为这个孩子做点事情。

不多时,这件事整个苏宅都知道了。

尹南风和贺怀霖还在无声的对峙着,似乎都在等着对方打破这压抑的沉寂。

“这个孽种绝对不能要!”苏老爷突然闯了进来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,“当年,就不该救你啊,你就是瘟神啊,你让我们苏家现在怎么办,你让月萱怎么办!”

尹南风坐在床头,双手附在肚子上,酝酿着什么。

看到这一幕,贺怀霖开口道,“打掉吧!”

苏老爷高兴坏了,忙唤来一个家丁,“快,送医院去!”心底暗想着,月萱说过,西医的那些手术刀可是不长眼的,会头医死了才好。

尹南风看向贺怀霖,看不懂他脸上的悲喜,忧乱,见家丁朝着自己走过来,思虑着,当家丁即将要抓住她的肩膀时,开了口,“贺怀霖,你还记得当夜你说过的话吗?这个孩子,我想留下,我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,所以放过我吧。”

贺怀霖挡住家丁,“你要说的就这些?”

尹南风,长吸一口气,“是,就这些,贺怀霖,我想要这个孩子,救救我!”

他冷呵一声,没有表态。

这时,红叶突然冲了进来,“老爷,小姐自杀了——”苏老爷哪还顾得了其他,恶狠狠留下一句,“尹南风,我一定让你偿命。”随后冲了出去。

室内只余下尹南风和贺怀霖。

贺怀霖从口袋里掏出烟,用嘴叼起一根准备点火,想起什么,放下了火柴,道:“尹南风,月萱不会接受这个孩子,这孩子,你留不住。”

“不,那天,你说过的。”

那天,他当着虞凌晟的面将她拽走,拉着她的手一路冲进了夜总会,要了一个包厢,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,边喝边道:“尹南风,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嘛!”

“……”

“讨厌你总是一副被全世界抛弃的眼神,讨厌你对周遭的一切都无动于衷,讨厌你的名字,讨厌你的一切,讨厌你给我的那种熟悉感觉……虞凌晟拉着你,你不会说一句,放开吗?我那么用力的拽着你,你不会说一句,疼吗?”

也许觉得贺怀霖是喝多了醉了。

尹南风才会回应一句,“说了,有用吗?”

贺怀霖打出一个酒嗝,“有用……你说让我救救你,我就来救你——”

所以现在她说了。

“贺怀霖,救救我。”

“放弃吧!尹南风,你以为你是谁!”

“贺怀霖,救救我。”

“你就这一句,没有别的想说的?”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争取一句。

“贺怀霖,救救我。”

她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,神情从一开始的冷静到最后的竭嘶底里,换来的不过贺怀霖最后的一句,“尹南风你是不是傻啊,喝醉人的话你也信!”

终于终止了这场玩笑。

对啊,她是傻啊。

傻到现在还是拿不起,放不下。

傻到从来没有想过恨过他。

傻到无数个日夜里,总是怀念着那些可笑的曾经。

自言自语着,贺怀霖,我爱你啊……

校花被校长啪到腿软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