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一前一后涨死了 男神的j插曲女生的样子

经典语录 2021-10-16 15:20:36 148
夜深了。

沈宴尘走进房里的时候,慕安年还在和夏颜说着话,“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,准备好一切等我……”

他脚步顿了顿,内心划过一丝疑惑。

“你进来干什么?不是说永远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吗?”慕安年感觉到不安,一转头就看到了他,激动不安的站了起来。

夏颜连忙扶住了她,轻声安抚着,又看着沈宴尘,道:“沈宴尘,我看安年情绪不稳,你还是不要刺激她了,好吗?就算为了孩子,你也忍几个月吧!”

沈宴尘走了过来,看着她的脸,“我把我的东西搬出去,夏颜若是喜欢,就留在这里陪你。只要你不作,我都依了你。”

慕安年冷笑着,“别让我看到你,我就能多活几个月。”

沈宴尘闻言,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不要想着几个月后离我而去,玩失踪还是装死都没用!无论是你或者孩子,一个都不能少!否则,无论是夏颜还是时光熙,任何你身边的人我都不会放过。”

“安年,你乖一点。不要再闹了。”

待到沈宴尘离开后,慕安年一下子有气无力的摊在床边,双眼空洞无神,面无血色,“他是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“是生是死,都逃不开他了。”

……

三天时间到了,姜恋果然没有再出现在她的面前,而陆原也拿来了手续文件,说经过董事会的讨论,沈宴尘将所有股份全部转到了慕安年的名下。

夏颜整日照顾她,寸步不离,而沈宴尘,也像是销声匿迹了一样。

慕安年每次见到陆原,都想问他,却怎么都难以启齿。

日复一日,慕安年每天都等候着宝宝的出生,除此之外,毫无他念。

而沈宴尘,却是飞去了国外,见到了时光熙。

时光熙捧着骨灰盒放在桌子上,又从旁边拿起一部手机,轻声说道:“这里面有老爷子给你和安年拍摄的影片,他走的很安详,只是放心不下安年,但是我告诉老爷子,你和安年已经和好了,并且怀上了孩子。所以他走的时候很欣慰的带着笑容的。”

沈宴尘面色沉重,双眼紧紧地看着骨灰盒。

“这件事情,先不要告诉安年。”

时光熙点了点头,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一直瞒着她吗?”

“时光熙,手机在这里,她那边应该是晚上八点还没睡,你现在就打过去,告诉她,她爷爷走了。”

时光熙后退了一步,摇着头,声音抖着,“不行,我知道她的身体状况,沈宴尘,你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刺激到她!”

夏颜说了,慕安年动了几次胎气,很危险,若是在这个时候知道老爷子走了,说不定是一尸两命……

“她是我的妻子,我比你更清楚该怎么做!”沈宴尘站了起来,满脸怒意,“你之前做的那些小动作我都可以既往不咎,那个项目我会放手,你爷爷做过的事情我也会替你掩盖,ST集团,还有你们时家不会有任何的事情!我只要求你做一件事……”

时光熙紧紧地捏着拳头,青筋暴起,“你想怎么样?直接说!”

“配合我。”

沈宴尘转身,凌厉的双眼盯着时光熙,“不要妄想再把她从我身边偷走!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安抚好她,让她顺顺利利的生下孩子。”

“好,我可以答应你,但是我要问你一句话……”

“什么”

“你爱她吗?”

沈宴尘心里一紧,暗道:爱,是这个世界上最虚无缥缈的东西。

他曾以为对姜恋的感情是爱,可直到姜恋抱着他的身体,传递着火热温度的时候,他才发觉,毫无波澜的那颗心脏,只会为一个人悸动。

那个人,不是姜恋。

“没有任何人可以逼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。跟她跳下去,是我做过最疯狂的事情。”

时光熙微微一笑,“我想我知道答案了。沈宴尘,不要再伤害她,她已经被你伤的千疮百孔了,再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

沈宴尘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便离开了。

上了车之后,闭上眼睛,想起那个老爷子。

回想起那日在婚礼上,慕老爷子把慕安年的手放在他的手中,殷切的嘱托。

“愿你可以给她余生安年。”

沈宴尘猛地睁开双眼,浑身僵硬,紧紧地攥着拳头。

终于,他打开了手机里的视频。

慕老爷子面容平静,看着镜头,神情专注。

“沈宴尘,安年怀孕了,你要好好照顾她。不要因为我的事情,牵连到她的身上。她是无辜的,只是因为爱你就受了折磨。”

“从你在公司里出现的第一天起,我就知道你是谁了。可我却没有把你拆穿。不要以为是我心虚所以才没阻止你……我正是因为问心无愧,才会任由你进入我的公司。我慕承纵横商场几十余年,做事从来都无愧于天地。唯一遗憾的就是你父亲当年入狱后便过世了……不过你父亲入狱,那是罪有应得。”

沈宴尘猩红的双目露出凌厉的锐光,一拳重重的打在方向盘上。

“我知道你不信,可人之将死,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必要骗你。我那可怜的孙女在这个世上已经没什么亲人了,等我走了,她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只有你可以依靠……”

“当初她执意要跟你在一起,我是反对了的。可是她却告诉我,若是不能嫁给你,她这辈子都没什么幸福可言。我知道拗不过她……”

“无论你们……咳咳……”视频里的慕老爷子咳嗽不止,脸色发白,“你们曾经有过什么误会……等我死了……你们也放下过去,重新开始。别再辜负她的一片痴情了。”

“答应我,给她余生安年。”

视频戛然而止。

沈宴尘往后靠去,神情沉重,面色哀伤而痛苦。

慕老爷子就这么走了……

沈宴尘还没来得及亲口问当年的事情呢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安年,我该拿你怎么办。

他重重的叹了口气,随即发动车子,在微光中渐渐地远去。
“安年,光熙打电话来说……”

夏颜手里攥着手机,站在慕安年的床边,皱着眉头。

“他是不是说,不会帮我逃走了。”

夏颜点了点头,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

“猜的。听陆原无意提起沈宴尘出国了,想必他们见过面。”慕安年露出一丝微笑,让夏颜十分疑惑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沈宴尘是去找我爷爷了。但愿会有好消息。”

慕安年抿着嘴,抬头看向窗外的阳光,内心划过一丝异样的不安。

他去找爷爷一定是去求证当年的事情,那是他心里的结……等他回来,会是什么样呢?

慕安年拿过夏颜的手机,看着时光熙发来的爷爷的用餐休息视频,微微笑着。

幸好,爷爷精神头似乎越来越好。

“没想到,光熙真的要被沈宴尘收买了……”慕安年自嘲的想着。

夏颜立即解释道:“安年,光熙不是被收买。而是他的家里不让他再插手公司的事情,光熙他也要订婚了。”

“订婚?”

“是啊,他在电话里跟我说,他遇见了一个混血女孩子,一见钟情。”

慕安年听了,闭上双目松了口气。

“真好。”慕安年点了点头,拉着夏颜的手,“夏颜,既如此,我也不打算在连累他了。除了爷爷的事情,不要再跟他讲我的事,也不要求助他了。”

“可是不求助他,你该怎么办?安年,你不是想离开这里?等孩子生下来就走吗?”

慕安年轻轻地摇摇头,深呼吸一口气,“我不走了。这一次是真的不走了。”

沈宴尘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……如果牺牲她一个人的幸福和自由,让身边的人都能安然无恙,她就算做一个有名无实的行尸走肉的妻子,又怎么样呢?

“夏颜,我不会再做傻事。明天我就送你离开,我知道你的留学手续办好了,赶快走吧。”

夏颜心疼的看着她,“你如今这幅样子,我怎么能安心离开?”

“不要再管我了,我已经想通了,真的。你也看到如今沈宴尘对我挺好的,所以我打算跟他重新开始……”

“安年,我要看着你顺利生产才能走,这件事没得商量!”夏颜语气坚定,命令似得说道:“听话,把这杯牛奶喝了,然后躺床上睡一觉,胎儿越来越大了,千万小心。”

慕安年无奈,遂听话的点点头。
一前一后涨死了 男神的j插曲女生的样子  第1张

可是半夜里,她却发起了高烧,夏颜六神无主又不敢轻易给她吃药,连夜送去了医院。

夏颜急得团团转,直接走到陆原的身边,怒道:“他到底怎么回事?安年现在发着高烧躺在病床上,他跑哪里去了?怎么现在不见人影?”

陆原也很为难,看看时间,“他已经早就下飞机,我打了三十几通电话都没接,现在手机更是关机状态,我也联系不上。”

“他已经下飞机回来了?多久了?”

“已经三个小时了。”

“那他能去哪里?”

陆原茫然的摇摇头,在沈宴尘身边几年,很少有这种情况,他都不知道沈宴尘去了哪。

“该死的臭男人,话说的好听,需要他的时候不在了!”夏颜越说声音越抖,还带着哭腔,“安年死死地咬住牙挺着呢,为了给他生孩子受了多少苦,他简直就是人渣!”

陆原看着夏颜梨花带雨的样子,鬼使神差的附和着,“是啊,人渣。”

夏颜挑眉,噘着嘴看了一眼陆原,“哼,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物以类聚!”

说完就跑回了病房。

陆原看着她的背影,痴痴呆呆。

病房里的慕安年,满脸通红,浑身冒着汗,还有些神志不清。

她死死的咬住唇瓣,双手揪着床单,“夏颜,他在哪?”

夏颜深深地皱着眉头,只好撒谎:“安年,沈宴尘还在飞机上呢,等他一下飞机就会赶来看你……”

慕安年半睁着眼睛,浑浑噩噩的说道:“宴尘,沈宴尘,孩子是你的。真的是你的,你不要误会我了。”

“宴尘,我想你,你究竟在哪,去了哪里,为什么不见我……”

“真的打算永远不见我了吗?”

“沈宴尘……沈宴尘……”

夏颜握着慕安年的手,深深地叹息着,“你这个傻瓜
慕安年烧了一整夜,夏颜就一夜没合眼,第二天慕安年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夏颜一对熊猫眼。

夏颜神情有些奇怪,目光闪烁,“安年,你刚刚退烧了,不过还是有点烧,乖乖躺在床上,明天我们在出院。”

“没事,扶我起来走走就好。”

夏颜想劝住,也没办法,只好带着她出去走了几步。

可是却一直警惕的看着周围。

慕安年最终还是发现了一样,停了下来,满脸涨红,“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,你瞒着我什么事?”

夏颜慌张的摇摇头,“没事,安年,你想多了……是我留学出了点问题,我爸妈在帮我办呢。没有别的事……”

慕安年便没有在怀疑其他的事情,回到病房里,反而问起了陆原。

夏颜找借口敷衍了过去,转身要去找医生过来。

慕安年趁着她离开之际,慢慢的下床,扶着桌子拿到了夏颜的手机。

打开看到第一条消息,“千万别让她看到网上的新闻。”

是陆原发来的。

慕安年心里一紧,喘着粗气,抖着手就打开了网上的新闻页面。

首先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的照片,标题上写着:沈宴尘深夜回国,迫不及待与姜恋痴缠整夜!

内容是他早上从姜恋别墅里走出来的情景,而且姜恋还亲自将他送上车,紧紧相拥。

慕安年看着,眸中闪烁着异样的色彩。

夏颜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慕安年呆呆的躺在床上,“安年,你怎么了?”

“夏颜,你告诉陆原,说我要见他。”

夏颜疑惑的走过来,“你要见沈宴尘?”

慕安年微微点头,“是的。他昨晚已经回国了吧,我等他忙完。”

夏颜愣住了。

……

慕安年不愿意住在病房里,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被重重保护着回家了。

而沈宴尘,也再度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慕安年双眼直视着他,觉得他似乎憔悴了许多。

“沈宴尘,你见到我爷爷了吧,我好不容易托人将他带走去治病,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你找到了。我不求别的,只求你放过所有人。我愿意好好地留下来,从此不作不闹,你想做什么我都听你的。唯一的条件,就是这个孩子我要自己养……我绝对不会把孩子给别的女人!”

沈宴尘眸光闪烁,带着锐利的光芒,“你觉得我会把孩子给哪个别的女人?”

“昨晚与你痴缠一整夜的女人。”

沈宴尘脸色沉郁,走近了几步,紧紧地蹙眉,“你不要相信……”

慕安年伸出手来,打住了他的话头,“沈宴尘,你不用做无谓的事情。我知道你怕我受刺激影响到胎儿的安全,所以瞒着我。可是真的没必要这样做,因为我的内心毫无波澜。你和姜恋怎样,都不会刺激到我。”

他一把拉起她的手,怒声道:“我刚下飞机,姜恋打电话给我说她不想活了,要自杀!我不去就会见到她的尸体,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!”

慕安年摇着头,“放开我的手,我不想掺和你们的事情,只要你答应我刚才的要求,无论你做什么,我都会忍受。”

“我到了那之后就看见她拿着刀,说自己想不开,不让我走,如果我走了,她就割腕!”

她抿了抿嘴,“我会安分守己,听你的话,什么都不问,什么都不听,甚至身份都可以不要。就算做一个情人也甘愿。”

“慕安年!”

沈宴尘怒了,扬声道:“我告诉姜恋,我什么都给不了她!无论是爱情还是婚姻,我都欠她一份情!就算多少钱我都可以给她,让她一辈子无忧!但是沈太太只有你一个!那天晚上姜恋曾经用过迷香,我努力的控制自己,不让自己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!可你呢,你在说些什么?昨夜出了点意外我晕过去了,早上才醒来,才知道你发了高烧……”

“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。等我生下宝宝,我会把爷爷接回来,希望等爷爷病好了,你不要为难他。就算看在孩子的面子上,求你了。”

沈宴尘颓然无力的松开了她,两手空落落的。

“当年下药的人我一直以为是你,后来才知道是姜恋。而害她昏迷不醒的人,也不是你!我全都知道了,我错的太多,太多。可你一个弥补的机会,也不肯给我吗?”

慕安年这才正眼看了看他,“错?一个字就可以解释所有的一切了吗?你还以为我会傻傻的下贱的爱着你吗?”

“心都死了,怎么都不会跳起来了。”

慕安年一脸的平静,仿佛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面无表情。

沈宴尘暗自紧握着拳头,青筋暴起,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。

“慕安年,我不管你是不是心死,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爱我的那颗心在跳起来!我沈宴尘说到做到!你的这颗心,整个人,全部的灵魂,都是我的!”

“你疯了。沈宴尘,你是个疯子。你现在想说你爱我吗?”慕安年睁大双眼,面容沉静,带着一抹坚定。

沈宴尘怒气冲冲厉声道:“是,我他妈的就是爱上你了!我沈宴尘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,爱上你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为什么不敢说?”

沈宴尘敛去一身的刺将自己伪装,真实的他暴躁而易怒,每次都会被慕安年刺激出来。

慕安年似乎真的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,咬着唇瓣,神情恍惚。

“慕安年,从我跟你跳下去的那刻开始,你就该知道你是赢家,是我输了!我不是输给你,是输给我自己!我从来没想过会爱上仇人的女儿!我任由你作,任由你闹,那是因为对你有愧,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昨晚也是我不好……但是慕安年,你从来都不肯好好听我解释,一个机会都不给我……”

“哪怕你睁开眼睛,好好看看我,从心里感受一下现在的我。”

“我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沈宴尘摇了摇头,重重的叹息着,“既然爱了,我就没打算放手!”

“这辈子跟你死磕到底了!”

他突然上前,一把捧起她的脸,深深地吻了下去

一前一后涨死了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