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掌中之物车里震,做到你叫出来为止 夹得好紧…爽死我了

经典语录 2021-10-16 15:20:39 198
自姜恋昏倒后,沈宴尘便没有在大张旗鼓的寻找慕安年,反而守在姜恋身边,答应姜恋尽快重新布置婚礼。

可背地里,沈宴尘却仍在寻找慕安年的踪影。

姜恋说,是时光熙带走了慕安年,孩子也是时光熙的。

可沈宴尘却知道,姜恋说的都不是真的。

他站在阳台处,看着树叶沙沙作响,紧紧捏着拳头。

孩子是他的。

这一次他很确信就是他的。

……

姜恋命人,把圈禁在病房里的慕安年带到了自己所在的vip病房。

慕安年被狠狠地推了进来,险些没站稳。

她看着床上的姜恋,冷哼一声,“没想到我命大不死,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你?我还以为是沈宴尘把我关起来的,现在看起来,是你背着他做的?”

姜恋邪恶的勾唇一笑,冷冷的说道:“让他知道你死了,不是更好吗?不也是你的意思吗?只可惜,他不为所动,还在准备我们的婚礼……对了,你的东西也全都被我扔了。床也是破烂的旧货,宴尘答应我,重新装修所有的房间……你的存在已经被抹得干干净净了。”

慕安年锥心刺骨的痛着,面上依然强装笑容。

“我根本不在乎那个……实话告诉你吧,姜恋,我知道我不会有事的!我赌的就是他会跟我出来,并且追着我跳下去呢!我赌赢了,不是吗?他在婚礼上抛弃你,你已经成了全城的笑话了吧?”

“我们的事情,根本不用你来操心!但是你要知道,他可不是为了你才离开婚礼的,他是想要你手上的一样东西才一直把你放在身边的!他为了找那件东西找了很久的!你别自作多情了,当真以为他是对你有情?”

姜恋眸色加深,苍白的脸上浮现一层诡异的神色。

“你说谎。我可没说谎!”姜恋笑着,“还有呢,你的肚子很争气,又怀上了孕,可是呢,宴尘说了,就算你怀了他的孩子,他也不想让你生下这个贱种,要你交出东西,自我了断呢!”

“不……”她捂着肚子,惊讶的后退。

自从醒来她就被关在病房里,根本不知道自己怀了孕……可沈宴尘真的要这样做吗?

上次他误会孩子不是他的,现在明知道孩子是他的,也不要她的孩子?

“慕安年,我看你活在世上也没什么意思了,干脆死了算了。干嘛还要碍我和宴尘的眼呢!无论你怀孕几次,他都不会想要你生下的贱种的!劝你,早死早超生!对了,还要告诉你,当年的确不是你故意害我的,可那又怎么样呢,就算我昏迷几年,也没让你好过!这么多年,他爱的只有我,也只是把你当成我的替身!”

“不!”她厉声道,上前揪住了姜恋的衣领,怒声道:“我不会如你们愿的!姜恋,我不会放过你!也不会放过他!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!”

姜恋脸色一沉,看向门口,立即顺着她的的方向,直接跌下了床。

哐当一声。重重的摔了下去。

姜恋口吐一口鲜血,脸色惨白,“慕小姐……你为什么……还要害我……你就那么想要我死?别再打我了,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!”

慕安年疑惑的皱着眉头,“你在……”

“住手!”在门口站着的沈宴尘,刚要张开口惊喜的喊出安年的名字,就看到了姜恋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幕,直接冲进来,推开慕安年就抱起倒在地上的姜恋。

他将姜恋放在床上,就回头冲着一脸懵的慕安年喊着,“你大难不死,就想要要伤害小恋吗?慕安年我告诉你,你不许动她一根手指头!”

慕安年面色冰冷,“是啊,我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!就算死了,你也不会眨眼的!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跳下去!”

“因为……”沈宴尘脸色一沉,低声道:“因为你的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!你可以为所欲为,可你不能带着我的孩子。等我的孩子生下来,你要死要活,我也不拦着了!”

慕安年轻轻地捂着小腹,冷笑着,“原来,我的价值是因为我的肚子
她全明白了。

姜恋刚才是故意激怒她的!

姜恋此时躺在床上,却咳咳的一声,“宴尘,我不要养她的孩子……我们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的,我不要当她孩子的后妈,让她打了那个孩子吧!”

宴尘却直接看着慕安年,“小恋,我去给你叫医生过来!”

说着,使劲拉扯着慕安年,将她带走!

姜恋狠狠地咬着牙关,用力的捶着床。

沈宴尘要带走慕安年,慕安年却哭喊着,“我要打掉这个孩子!你休想让我的孩子认别人当妈!”

“打掉?你敢?”

“我怎么不敢?”慕安年勾唇一笑,“带有你血液的孩子,我也不想生!就像你说的,生下来也要掐死!我恨透了你,你的孩子我也不要!”

慕安年的一番狠话,将沈宴尘彻底的震住了。

“慕安年,我命令你,必须生下这个孩子!上次你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,怀了别人的孩子,我可以既往不咎!但是现在,生下我的孩子是你存在的唯一价值!孩子若没了,我会亲手掐死你!”

“你弄死我吧,反正我也死过好几次了!沈宴尘,等我死了,你别再跟着来了,我到了地狱也不想再看到你这张虚伪的脸!你放开我,放开!”慕安年激动的挣扎着,忽然就闭上眼睛,晕了过去。

沈宴尘立即抱住她,紧紧地皱着眉头,“慕安年?你别吓我了!”

慕安年还是留在了医院检查,沈宴尘不放心,还命人给她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,尽管慕安年仍旧不配合,沈宴尘只好谎称爷爷现在在他手上……

慕安年将信将疑,却不敢拿爷爷安危做赌注。

实际上,沈宴尘也不知道她把慕老转移到了什么地方。

下午五点,总裁办公室。

陆原走到沈宴尘的身边,用受伤的手,把一份资料放在沈宴尘的桌上。

“ST集团出手了。”

“哼,时光熙他还真是不死心!为了她什么都做得出来!陆原,我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,把时光熙给我抓到面前来,我要见他!”

陆原皱着眉头,刚要开口说什么,便有人突然推门而入。

时光熙一脸铁青,径直走向沈宴尘,“不用了!我不请自来了!”

“姓沈的,安年对你一心一意,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她!既然跟她一起跳下去了,为什么不能好好地解释清楚所有的误会,还要弄到今天这个地步?你怀疑我跟她怎么样,我现在就直接告诉你,没错,这么多年我一直爱着她,就算她嫁给你,爱着你,我也把自己心里的爱藏了起来!我只想看到她幸福!她那么爱你,怎么可能跟我在一起?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,也是你的!还是被你亲手害死的!”

沈宴尘幽深的眸子里,夹杂着复杂的神色。

“你说了,我就会信吗?我那段时间根本就没回过家,怎么可能跟她发生什么!我离开那么久,就算孩子不是跟你,那也是野男人的!她该死!”

沈宴尘心中熊熊的怒火,都是对慕安年的憎恶和恨意。

一切被时光熙看在眼里。

“沈宴尘,你这是强词夺理!安年是什么样的人,你还不清楚吗?孩子一定是你的!倒是你自己,还不清楚自己的心意,你为了她都跳下去了,怎么就不肯承认你爱她!沈宴尘,爱她不代表要伤害她!我给你最后的警告,不然我会在商场中彻底的打败你,让你失去一切!”

时光熙放下狠话,便离开了。

沈宴尘却呆坐在椅子上,脑子里都是时光熙的话。
掌中之物车里震,做到你叫出来为止 夹得好紧…爽死我了  掌中之物车里震 第1张

“陆原,你说,我为什么两次都跟她跳了下去?”

“第一次我为自己找借口,是为了慕氏的股份,不能让她有事……可这次呢,那水又深又冷……”

沈宴尘念念有词的说着,站在一旁的陆原也将刚才的对话全听到了,走进了几步,深呼吸一口气便说道:“沈总,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情,你出差几个月那段时间,慕小姐曾经飞来看你,只不过你当时醉得一塌糊涂,是她照顾了你一整夜,不知为何第二天一早她就飞走了。”

沈宴尘腾地站起来,声音中带着抖音,“什么?她去找过我?我怎么不知道?”
“许是你醉的太厉害了,我以为你知道她来过呢,我也没想到你完全不知情,还误会了她的孩子不是你的……沈总,她对你如何,我们都看得清楚。那个孩子不可能是别人的。”

听了陆原的话,沈宴尘全身发抖,不停地颤栗,自言自语道:“孩子……原来她没骗我……真的是我的……”

沈宴尘仿似大梦初醒,顿觉悔不当初。

可是不是已经晚了?

时光熙说得对,是他自己太糊涂了。

陆原在这时却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不安的说道:“糟了,医院传来消息,慕小姐现在要去做流产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沈宴尘便已经冲了出去。

坐在走廊长椅上,等待着做人流的慕安年想着姜恋跟她说的话,越发的心灰意冷。

她真的不想怀着他的孩子,继续这段孽缘了。

可当她刚站起来准备走进去的时候,不知从哪里冲进了一批记者,直接将她围住了。

“慕小姐,请问你精神状态如何了?你跟沈总离婚后为什么还要纠缠沈总!”

“你是当了沈总的地下情人了是吗?可有人说你又怀上了别的孩子,是一个野种!你的情史为什么这么乱,是不是感情生活过于糜乱了?”

“沈总之前说把你送进精神病院,请问你是不是没治疗好就被放出来了!”

慕安年捂着脑袋,激动不安的喊着,“不,不是这样的!我没病!我的孩子也不是野种!”

“可是慕小姐你破坏了沈先生和姜小姐的婚礼,还勾引沈先生跳下海!你到底居心何在?为什么离了婚还要纠缠不休?你是为了钱,还是为了情仇!”

姜恋站在不远处,冷冷的看着这一切。

是她告诉慕安年,沈宴尘根本就没抓住她的爷爷,也不知道在哪里,之所以骗她都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。

沈宴尘要她生下这个孩子,之后就会把她抛弃,而且孩子要给姜恋养!

虽然慕安年嘴硬说她不会同意的,可姜恋却威胁慕安年,沈宴尘要做的事情,慕安年是阻止不了的。

再加上这么多记者的围堵,姜恋就不相信,慕安年还会把孩子留下来!

姜恋正得意之际,忽然看到一个身影迅速的跑到慕安年的身旁,将慕安年拉到了身后,护住了!

姜恋眸色一深,紧紧地捏着拳头。

是沈宴尘!

慕安年六神无主,慌乱崩溃的时候,就感觉到一股坚定的力量,抱住了她。

她茫然无助的抬头仰望着男人,心漏了半拍。

“安年现在怀了我的孩子!你们谁在打扰她,伤害她,别怪我手下不留情!”

沈宴尘一只手抱住安年,一只手挡住了记者们!

记者傻眼了。继续追问着他们的状况。

“不……我不要孩子!我没有他的孩子!”慕安年反驳着,对着沈宴尘说道:“我的孩子不是你的,我也不会生下来!放开我,你快放开我!”

沈宴尘死死的按住她的肩膀,眸色幽深,“慕安年,我不会让孩子走,更不会允许你离开我!这辈子,你都别想离开我!”

看着他不一样的神色,慕安年恍然一笑,“你抽什么风?”

“我很清醒,从未如此清醒。”

沈宴尘看着众位记者,“给我记住,有我在,谁也别想伤害我的女人!”

掌中之物车里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