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变态抽搐顶弄H 我难受就放里面一下我不动

经典语录 2021-10-16 15:20:39 174
沈宴尘大步的走了进来,把门关上,“你不是说住在时光熙家里吗?这个小破屋子,就是时光熙给你买的金屋吗?”

破破旧旧的家具,乌黑的光线,狭窄的屋子里面几乎没有任何摆设,一穷二白。

现在的她,只有她的爷爷了。

“不用你管!你不是要结婚了吗?”

“我是要结婚了,可结婚前,总要来看看我的前妻过得好不好?”

“我现在很好,离开了你,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多幸福呢!等我爷爷好了,我就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我一定会过的比你好!”

沈宴尘满眼的戾气,眯着眸子看着她,突然走上前来,一把将她抵在墙上,手臂横放在她的胸前,“我看你是离不开我的,是不是走投无路了?你的姘头时光熙呢?他又在那里,是不是,自顾不暇了?”

慕安年皱着眉头,喊道:“你说什么……是你?是你对他家下的手?”

沈宴尘勾唇一笑,邪恶的说道:“凡事跟我作对的,我都要除掉!除了你,因为你的身体,还有点价值……”

慕安年紧紧捏着手指,双眼猩红的问道:“我只想问你,你来找我,是不是要帮我救我爷爷?你有没有办法?”

沈宴尘大手抚摸着她的脸,划过幼嫩的肌肤,邪魅的笑了,“这要看你的表现了……”

眼神里流露出强烈的占有欲。

她死死的咬住唇瓣,目光不带一丝温度,闭上了双眼。

沈宴尘冷笑着,放开了手,后退着。

审视着她。

慕安年深深地呼吸一口气,双手颤抖着,褪去了衣衫。

她的头高高的仰着,不想让泪水留下来,偏偏是那么不争气的,从眼角流着……

沈宴尘眸子炽烈的注视着她姣好的胴体,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。

他直接上前将她拉扯住,紧贴着身体的温度,升高了。

大手附在她的眉间,似乎要抚平,身下骤然觉得无比的温暖,却又充满刺激。

她的背,靠在冰冷的桌!

桌子吱吱嘎嘎的发出声响,而窗外,骤雨倾泻如注,雷声大作。

她站在他的面前,“沈宴尘,我要我爷爷好好地,你若是不帮我,我就告诉姜恋今晚发生的一切……”

沈宴尘衣着整齐的穿戴好了,回头看着她冷笑,“你以为我来都来了,会怕你的威胁?”

“沈宴尘!你都要跟她结婚了,又来找我,难道你想让她知道吗?你到底爱不爱她?”

“我们的爱,没你说话的资格!你给我记住,我会拿钱,把你爷爷弄出来,也会让他安然无恙!但是你给我记住,什么时候我需要了,我会来找你,你给我洗白白的准备好……”

“你太可怕了!我甚至都开始可怜姜恋……”

沈宴尘紧紧地捏住她的下颚,“做我的地下情人,要随传随到!要是让我知道你跟别的男人再有不干净的,不仅你爷爷会出事,那人也不会好过,我沈宴尘说到做到,你知道的。”

他猛地一甩,将她甩开,拍了拍衣服,头也不回的走开了。

她躺在地上,泪流干了。

心碎了,黏上后又被狠狠地打散……

沈宴尘,我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男人?

如果这辈子没有遇到你,该多好?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幸了?

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了,自尊,面子,财产,什么都不要,但是不能不要爷爷!

那晚过后,第二天便有人将她带去了一栋崭新的别墅里,而爷爷也躺在房间里。

慕安年不知道沈宴尘究竟花了多少钱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对姜恋交代的,总之爷爷之后应该算没事,而她也不愁吃穿了。

但是时光熙,还是迟迟未归。

爷爷一直没有醒来,沉睡着。

她却从一条旧新闻中,终于得知沈宴尘那日口中所说的恩怨。

当年沈宴尘的父亲沈城涉嫌贿赂,被爷爷举报,后送入监狱,在狱中病重而亡。

原来,他真的是处心积虑的接近她!

她却发疯一样的陷入他布下的爱情陷阱,愚蠢至极!

不管陈年恩怨如何,慕安年只知道,沈宴尘他对不起她!

凭什么他可以娶了姜恋?

她不允许!

终于,他们结婚的那天到了,整个城市都为他们而疯狂,豪华奢侈的婚礼在海边隆重举行,她看着电视上的直播,诡异的露出一丝笑容
“陆原,帮我最后一个忙,替我转告时光熙,请他作为我的朋友,未来照顾好我爷爷。”

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要去送他一份大礼!一份让他永生难忘的大礼!”

慕安年身穿洁白的蕾丝婚纱,美丽而浪漫,充满梦幻的色彩,而她精致漂亮的脸蛋上,不带一丝血色。

沈宴尘和姜恋要结婚了。

天气阴沉沉的,就像是慕安年的心情。

她提着婚纱裙摆,在众目睽睽之下,大步走进了婚礼的现场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没人不知道她是谁。

她浅笑嫣兮,坚定的向前走去,看着前方站着的一男一女,勾唇邪魅的一笑,“宴尘,今早你把戒指落在我那了,我给你带过来了。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呢?”

慕安年举着戒指盒,得意的笑着。

是啊,就算是结婚前一天,沈宴尘仍旧去了他金屋藏娇的别墅……

她故意偷走了他西装外套口袋里的戒指盒。

姜恋身上纯白的婚纱,倒是因为慕安年鲜红的婚纱而变得黯淡了。

惊恐的抓住沈宴尘的手,“宴尘,怎么回事,我们的结婚戒指为什么会在她那?”

众人哗然,就连观看直播中的网友也全都不淡定了。

沈宴尘和慕安年不是离婚了吗?

和姜恋结婚的前一天还和慕安年藕断丝连呢!

沈宴尘脸色铁青,松开姜恋的手,走了下来,皱着眉头,“你怎么跑出来的?慕安年,快给我乖乖的回去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怎么样?你今晚还要来惩罚我吗?不过,我看还是算了吧,今晚我没时间了。”

她邪魅的勾唇一笑,“今天来找你,是跟你说再见的。虽然你答应我结婚后也会照顾我爱我一辈子,还给我买了新的别墅,可我就算爱你,也不愿做一个小三!我走了,以后你再也不会找到我了。”

说完,慕安年就决然转身,提着裙摆,快步地跑开。

沈宴尘怔住了,她的神情,不像是开玩笑。

而是真的像一只美丽的红蝴蝶,要飞走了。

他想起那次她跳楼前的眼神,也是这般绝望哀痛。

姜恋上前抱住了沈宴尘,哀声说道:“宴尘,我不会相信她的挑拨离间的!我相信你!我们快点举办婚礼好吗?”

沈宴尘却看着慕安年的身影越来越远,一把推开了姜恋,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。

“宴尘!你不能走啊!”

可是沈宴尘,连头也没回。

姜恋绝望而愤怒的看着他的背影,心中汹涌的是对慕安年的浓浓恨意!

现场开直播的媒体记者也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,纷纷转移阵地,跟拍沈宴尘和慕安年的行踪。

一片噪乱。

而慕安年却直接跑到了不远处的桥上,努力的爬了上去。

沈宴尘冲过来,蹙眉,怒喊一声,“慕安年你在干什么?赶紧给我回去!别给我惹事,不然我就……”

“沈宴尘,别想用我爷爷的事情威胁我。我已经在参加你的婚礼之前,把我的爷爷转移到了另外的地方……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!”

“慕安年,你又想用死来威胁我吗?你以为我会怕吗?”

“你当然不会怕。那次跳楼,你是明知不会有危险,才跳下去的。而现在,你敢跟我跳吗?”

沈宴尘暗自紧捏着拳头,青筋暴起,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,“我当然不会跳!”
变态抽搐顶弄H 我难受就放里面一下我不动  第1张

“那就……来世再见吧。”说着,带着决然的笑容,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,刷的一下,消失在沈宴尘的视线之中!

他想都没想,立即追逐上去,应声跳下。

“安年!”

堕入无底的江河之中,沈宴尘心痛到无以复加,喘不过气来。

而她那鲜红的颜色,却越来越远。

仿佛近在眼前,却怎么也触摸不到,还是远在天边!

他拼命的想要呼喊她的名字,可扑面而来的海水快要将他淹没。

安年!

不要走!
他的心仿佛锥心一般的痛着,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女人,就发了疯似的!

漫无边际的海水中,他仿佛被绑住了手脚,想做什么,却无能为力,最后只能渐渐地下沉!

可是心中却有一个信念,让他坚持着,安年?安年她在哪里!

绝对不能有事!

水流湍急,冰冷蚀骨,也无法阻挡他的决心!

终于,隐隐约约中他看到了红色的身影,拼了命的划了过去,而她已经没有了意识。

他用力的摇晃着她的身体,她还是没有睁开双眼,就立即覆上了她的唇。

给她呼吸的空气。

最后慕安年先被救了,而沈宴尘却命悬一线,差点被湍急的水流冲走。

而当他睁开双眼的第一时间就去找慕安年。

他用力的压着她的胸腔,怒声道:“慕安年,你敢死,我就要所有你在乎的人,都为你陪葬!我不会放过任何人的!”

“你不能走!”

“不许你离开我!”

“你这个可恶的女人,为什么不听我的话!”

最后还是沈宴尘昏了过去,也没能将慕安年救醒。

当沈宴尘在姜恋的陪伴下醒来的时候,突然起身,喊着,“安年!”

姜恋脸色冰冷,暗自紧捏着手指,几乎掐进了肉里。

“宴尘,是我,我是小恋,今天成为你妻子的小恋。”

沈宴尘愣住了,旋即拔掉了针管,冲动的下床,嘴里喊着慕安年的名字。

“宴尘,你不必找她了。她没你这么幸运,能救回来。那么深的海水,又那么急,她跳下去,不被冲走才怪……”

沈宴尘摇摇头,猩红的眸子带着疑惑,“不,你骗我!我明明记得她被救了,我还帮她做……”

“宴尘,你跳进去之后一定是出现幻觉了!她根本没救下来!已经尸骨全无了,你就死了心吧。”

沈宴尘却发了疯似的冲出病房,魂不守舍的到处找,最后几乎翻遍了病房,也没找到慕安年的身影。

他仍旧不接受这个现实,发布全城,只要有慕安年的消息,就奖赏一百万。

很快就有消息传来。

姜恋对沈宴尘发火,厉声道:“宴尘,你怎么可以这样?你答应我的,会娶我,护我一辈子,可你在婚礼之上先是抛弃了我,现在又为了找她大动干戈,你到底在想什么?你明知道,是她害我昏迷了那么久,是她害我们分开的!我真的不知道,你心里在想些什么……”

沈宴尘按住姜恋的双肩,轻声问道:“小恋,你不该骗我。她被救起来了,是吗?”

姜恋冷哼,“你听没听见我的话啊?为什么你只想着慕安年?”

“她被救下来之后呢?”

“死了!我没骗你,她真的死了!虽然她被救上了岸,可是很快就没了呼吸!我还告诉你,她还是一尸两命,肚子里又有了其他男人的野种!”

姜恋愤怒的喊着。

“什么?”沈宴尘大为惊讶,颤抖着声音,“她怀孕了?”

她又怀了孩子,跳水的时候,她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吗?

“沈宴尘,你能不能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她了?我问你,你打算什么时候重新举办我们的婚礼,你不打算给我和公众一个解释吗……”

姜恋泪眼朦胧的望着沈宴尘,“我一直在等你。”

沈宴尘深深地垂下了眸子,内心的情绪也是复杂无比。

他沉默着。

就是这种沉默,让姜恋更加害怕。

她很害怕他开始在乎慕安年,很害怕他爱上慕安年。

毕竟这几年里,是慕安年一直陪在他的身边。

他们之间,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小恋,我和慕安年的事情你不懂……”

“不懂就告诉我!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肯跟我说……”姜恋微微蹙眉,便随即晃了下身体,晕倒了。

沈宴尘忙伸手去接,喊着她的名字。

变态抽搐顶弄H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