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适合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

经典语录 2021-10-16 15:20:40 1004
只见沈宴尘箭步冲到床前,握起姜恋的手,“小恋,你醒了?”

姜恋一脸茫然的看着沈宴尘,反应了几秒,微微笑着,“宴尘,是你,我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你终于醒了,没事,以后都不会再有事了。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,不会再让你受伤害!”

姜恋一把抱住了沈宴尘,“我好像,做了一个很长的梦……”

姜恋一抬头,就看到了站在一旁惊呆住的慕安年,突然高喊一声,“她!是她!”

慕安年露出一丝欣慰,冲到姜恋的面前,“姜恋,你终于醒了!我背了这么多年的黑锅!到现在他还认为是我的错,你告诉他,到底真实情况是什么!”

姜恋眼眸一转,惊恐的捂住脑袋,猛摇着头,“宴尘,我不要再看见她了,你让她走,别出现在我的面前……”

沈宴尘看姜恋的脸色苍白,立即起身推了一把慕安年,慕安年猝不及防就摔倒在地。

她仰头,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姜恋,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是你!是你害了我对不对?宴尘,我差点死了对吗?”

沈宴尘心疼的点点头,“小恋,你已经睡了三年了。”

“三年?慕安年害我昏迷了三年,险些害死我!宴尘,你让她滚!滚出去!我不想看到她了,我好害怕啊……”

慕安年气的浑身颤抖,腾地站起来,怒道:“姜恋,你为什么血口喷人?明明是你自己摔下去的,我没有碰你。你为什么要冤枉我?”

“够了!慕安年,滚出去!别在这里给我们碍眼,我们不想看你这个贱人一眼!”

慕安年死死的要朱唇本,“不,我要说清楚,姜恋你为什么一醒来就咬着我不放,还要冤枉我呢?我慕安年发誓,绝对没有害你!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要认识你们……”

沈宴尘温柔的看着姜恋,“你先好好休息一下,等我办完事再回来看你。”

姜恋紧抓着他的手,“宴尘你要去哪里?”

沈宴尘直接站了起来,扯着慕安年就走出了房间,走出了蓝楼。

“陆原,把她给我关在地下室,没有我的吩咐,不许给她吃给她喝!”

慕安年发了疯似的,抓住沈宴尘的手臂,狠狠地咬着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你没有这个权利关住我,你这是犯法!”

“陆原,把她的嘴也给我堵上!”

“是!”

慕安年待在黑暗的房间里,蜷缩着身体,心就像被撕扯着一样。

为什么沈宴尘不肯相信她,姜恋要害她?

她是不是真的错的太多了?

她该怎么办?

现在又找不到爷爷在哪里,慕氏还落在他的手上,她是不是已经走投无路了?

沈宴尘,我那么爱你,为什么你要如此狠心!

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可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?

沈宴尘,姜恋,我恨你们!
慕小姐,你快点出来……”

是陆原?

慕安年挣扎坐起,疑惑的看着陆原走进来,打开门,“慕小姐,你可以走了,他们去医院了,暂时都不会回来,我能帮你瞒住半天的时间,你赶紧出国离开,别再回来了!”

她惊讶的看着陆原,问道:“你为什么帮我?”

陆原低下了头,叹了口气,“我也不想沈总做更多的错事,而且你也不该被他们这样对待,时少找到我,拜托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……”

“时光熙?”

“是的,时少来闹过好几次,但是根本找不到你。慕氏现在已经彻底被沈总拿到手了,你就有多远走多远,别再回来了……”

“不,我爷爷呢!陆原,我求你告诉我,我爷爷他在哪里,他怎么样了,我怎么都找不到他……”

“慕老董事长现在在疗养,你放心,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,沈总把他隔绝,也不是要害他……”

慕安年摇了摇头,不敢相信,“他一定是想要害爷爷,他心存不轨!陆原,我求你,帮我救救爷爷好吗?”

“太太,我真的无能为力,你赶快在他们回来之前,离开这里吧,不要再回来了!”

“陆原,我一定会离开的,但我要救爷爷,我会找机会来找你的!”慕安年趁机,在他们回来之前,回了一趟卧室,收拾好了全部的东西才离开。

沈宴尘回来,发现她逃走,发了好大一顿脾气,将陆原打个半死。

他狠狠地踩着陆原的脚,怒声道:“什么时候,你生了二心?”

“我是为了沈总好……”

“你把她放走,还说为我好?赶紧给我滚,我不想再看到你!”

沈宴尘打碎了桌子上的烟灰缸,以及鱼缸,顿时散落一地狼狈。

该死的慕安年,还真的是不安分,居然连陆原都要勾引?

贱人,再让他看到,绝对要弄死她!

“嘭”的一下,他重重的用拳头捶在墙上,染上了鲜红的颜色。

她是不是去找了时光熙?

哼,就算到天涯海角,他也绝对要把她抓回来!

沈宴尘又再度的狠狠地锤了两下,汹涌的怒意将他包围着。

姜恋看到这一幕,皱着眉头,脸色发白,似乎还未恢复过来。

“宴尘,她离开了,不是更好吗?你为什么还把她留下来?你知道的,我最不想看见的人,就是她……”

沈宴尘回头看到了姜恋,又看看满地的狼藉,忙带她到客厅,安抚着她坐下来。

“你先坐好,这些事情你不要管,我会处理……”

姜恋紧握住他的大手,哀求着说道:“你不要再去理她了,她害的我这么惨,害的我们分离这么久,我只想要她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……一见到她,我就害怕死了!宴尘,你把她赶走吧,难道你还对她有什么不舍?”

沈宴尘脸色一沉,站了起来,背对着姜恋,“她那种女人,我怎么会对她……”

“那就跟她离婚,彻底了断一切!慕氏你已经拿到了,不是吗?你答应我,好吗?”

姜恋用乞求可怜的目光,注视着沈宴尘。

沈宴尘回头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持续沉默了十几秒钟,才微微点头。

姜恋站了起来,走到他的身边,直接抱住了他,靠在他的胸膛上,“你知道吗?我做了好多梦,有噩梦,也有美梦……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了,你能答应我吗?”

“小恋,你说,只要你想要的,我全都满足你。是我对不起你,没照顾好你,以后都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。”

姜恋露出一丝诡异而得意的笑容,轻声道:“宴尘,你真好,这辈子我都不要和你分开了。”
沈宴尘终于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,送到了慕安年的手上。

慕安年看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她沉默了一天一夜,直到听到爷爷的消息。

时光熙通过陆原,终于找到了慕老董事长的疗养之地,慕安年快步的走进病房,就看到一张年老的脸,安详的躺在病床上,旁边一堆仪器设备。

“爷爷!安年终于找到你了!”她嚎啕大哭,趴在病床边,“是安年错了,安年对不起您对不起慕氏!如果当年不是我一意孤行的要嫁给他,慕家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……”

时光熙安慰着,“安年,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,我们要赶快离开,报警!若是被发现,沈宴尘那家伙可能……”

“我要怎样?”沈宴尘大步的走了进来,冷笑着看他们,“你们私闯民宅,我还没报警呢,你们就要报警?”

慕安年浑身颤抖着,恶狠狠地看着沈宴尘,“你还有脸出现在我爷爷面前?他到底怎么变成这样的?你说啊!”
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适合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  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 第1张

“都是你不检点,太放荡,你爷爷听到消息后就病倒了!我也是太心软了,才会花钱给他治病,你不感谢我的恩情就罢了,还有什么资格指责我?”

慕安年看着沈宴尘的样子,仿佛根本不认识,“你别得意的太久了,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报警了,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真面目!”

“慕安年,我会怕你的威胁吗?警察来的正好,一个精神病的妻子,带着奸夫,想要来谋害慕董事长,被我撞破后想要诬陷我……你觉得这理由够不够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够了!沈宴尘,你都要跟姜恋结婚了,为什么还不放过安年?她没做过任何坏事,你却要这样伤害她,你还算是人吗?”时光熙站在慕安年的面前,阴鸷的眸子毫不畏惧。

“什么?”慕安年激动的推开时光熙,注视着沈宴尘,浑身战栗,“你要跟……她结婚?”

沈宴尘脸色凝重,幽深的眸子散发着冰冷的寒意,微微颔首,“是的,怎么,你需要请柬吗?”

“哈哈……哈哈!”慕安年突然大笑,眸中带泪,“好啊,你们的婚礼请柬,记得送到光熙家,我现在住在他那,到时候我和光熙一定会送上一份大礼的!”

“离婚的事情我也公布出去了,现在慕氏已经在我手上,我也不再需要你!作为我送你的离婚礼物,你也可以带着你爷爷离开这里,不过相信我,你总还会回来的,我等着你。”

说完,沈宴尘便留下诡异莫测的笑容,转身离开。

慕安年一下子瘫坐了下来,浑身无力。

她没能再有勇气去关注他结婚的消息,自己封闭了一切消息,关心的照顾着昏迷的爷爷。

可是突然有一天,一群警察冲了进来,说要带走昏迷的爷爷,她才知道沈宴尘再用什么理由夺走一切。

爷爷涉嫌经济犯罪,冻结一切财产。

那些人,便树倒猢狲散,落井下石。

从前她为了帮沈宴尘发展个人事业,把一切私人财产全都给了沈宴尘,她也为了尽快离婚,离婚协议上也是净身出户。

而她在慕氏的股份,也因为离婚,精神病等事情,被董事会封禁。

她无能为力的看着爷爷被带走,无论如何哀求,如何下跪,都没人再看她一眼。

时光熙因为家族企业出了问题,已经出了国,她也不想再麻烦焦头烂额的时光熙了。

可她还能求助谁?

谁能帮她救爷爷?

当晚,她夜不能寐,独自一人坐在窗口,怎么想都想不到办法。

深夜两点,门突然被打开,出现一了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男人。

她浑身冰冷,似乎并不意外,“呵,果然,在哪里都逃不开你

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