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爽⋯好舒服⋯快⋯深点

经典语录 2021-10-16 15:20:41 766
她冷笑一声,看向时光熙,“光熙,我的朋友,请你帮我照顾爷爷,帮我监督他所说过的话。我真的累了,别怪我,告诉爷爷,我只是想要去见我的爸爸妈妈,还有我那个未出世的孩子,我要去找他,跟他说一声对不起……”

“不!安年,你别这样想不开!为了这样一个混蛋,根本不值得!你听我的,只要你下来,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爷爷,把慕氏抢回来!安年,你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!”

“慕安年!你现在敢跳下去,我就去找你爷爷!把他从病床上弄下来,把他也扔到这里!让他去陪你!”

此时已经抬起一条腿的慕安年听到这句话,浑身都冰冻住了。

她喘息着,睁大了双眼,看着男人,激动的说道:“你答应我的!我死了你不就满意了吗?我连死都不行了嘛?你到底要我怎么样!沈宴尘,你说话啊,我还能做什么?”

沈宴尘直接推开时光熙,走上前来,“我想要的是把你留在身边,好好的折磨你,报复你,你死了,我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?”

脸色铁青,冰冷而惊恐的表情看着,“你简直就是魔鬼,我死还不够满足你变态的心理吗?我告诉你沈宴尘,你害死的是你自己的孩子,你一定会有报应的!等你死了,一定是下十八层地狱!”

“就算我下地狱,也会带上你跟我一起,到了地狱,也会尽情的折磨你!不到我满意,你休想离开我半步!”

“不!”她惊恐的颤抖着身体,声音中都带着恐惧。

慕安年不安惊恐的抓起自己的头发,陷入狂躁的混乱之中。

她惊恐的大叫一声,脚踩空,“啊!”整个身体就像被风吹倒了一样。

沈宴尘眉头一皱,立即大步冲到前面,伸出手想要拉住她,却在拉住她手的时候,与她一同消失在了天台。

“安年!安年!”

时光熙看着双双坠落的身影,惊得恍若浑身血液逆流!

半空中,慕安年看了一眼沈宴尘,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苦笑,“跟你一起死,也挺好的。”

她闭上了眼睛,泪水从她眼角无声地滑落。

她的笑太绝望了,落在他的眼里,仿佛有什么重重的撞击了一下他的心。

高速坠落,激烈地碰撞,却没有预想中的疼痛,原来楼下早已准备好救援措施,还围着一大群闻风而动的媒体。

难怪沈宴尘会陪她一起跳下来,他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!

慕安年苦苦一笑,她想死,都这么难吗?

“安年,你有没有事!”

从楼上赶下来的时光熙冲到她的面前,将她小心翼翼地护在怀里。

慕安年整个人都在颤抖,连声音都在颤抖,“光熙,带我走,快带我走!”

他们身后,被记者团团围住的沈宴尘,垂着受伤的右手,看着两人悄然离开的身影,眸色暗沉如墨。
几天之后,一片漫山遍野开着野花的山脚下,慕安年将一张纸埋了下去。

“宝宝,是妈妈对不起你,没能保护好你。这世上太艰险,对你来说,也许是一件好事。可是妈妈永远都不会忘了你。从此你长眠于此,带着我对你爸爸的爱,一起埋葬吧。”

她捧起一把尘土,慢慢洒下,看着它们一点点的堆成一个小土丘。

身后的时光熙,满眼装的都是心疼。

“安年,一切都过去了。我已经派人把你签字的离婚协议,送到他的手上……”

“他不会签的。”她苦涩的一笑,“还没折磨够呢,他怎么会放手?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……”

“既然他认为我背叛他,孩子是你的,那就干脆让他继续误会好了,也许他真的有一天会因为受不了戴绿帽子而放过我。”她冷笑着,“只是很抱歉,连累了你,夏颜说你的公司也受到了影响……”

“别人捕风捉影罢了,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。你不要多想,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,等我找到你爷爷,我就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“不,光熙,我不离开。”

“都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舍不得他吗?”

慕安年的目光中露出一丝坚定,“我失去了一个孩子,就当已经偿还了那个女人的命。我已经不欠他们的了,现在是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。光熙,我不能看着慕家就这样毁在我的手里!”

“好,无论你做什么,我都会在尽我所能帮你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我们之间不需要谢谢,不然做朋友干什么?只要你达成所愿后,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

慕安年微微一笑,“除了以身相许,我什么都能答应你。”

时光熙的心,沉沉地坠了下去。

慕氏股东会议。

“鉴于各位都知道的原因,慕小姐无法出席,委托我全权代理她的股份权利。”沈宴尘站在会议室前面,嘴角带着一抹得意,“现在慕老董事长病重昏倒,慕氏集团不能群龙无首,不知各位有什么好的提议吗?”

“这两年慕氏的事务不都是交给沈总处理的吗?而且在你的带领下,慕氏的效益一年比一年好了,除你之外,还有谁能胜任这个职位?我看暮老董事长年事已高,就算挺过这次,下次呢?难道慕氏集团就由此衰落下去吗?沈总既是有能者,又是慕老董事长的孙女婿,再适合不过了!”

“是是是,我们也觉得沈总应该主持大局,我们都相信你!”

沈宴尘看着众人,眯着双眸,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“我看他并不合适!”慕安年突然推开会议室的大门,瘦小的身体直接走了进来,来到沈宴尘的面前。

沈宴尘看着苍白虚弱的脸,疑惑道:“你怎么来了?我还以为你没脸再出现了呢。”
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爽⋯好舒服⋯快⋯深点  第1张

“这是我们慕家的会议,我当然要来!”她站在前面,看着各位股东,“这个人已经跟我们慕家没关系了,我的离婚协议已经送到了他的办公室。我也代表慕老董事长,正式撤销他的职务,从此他跟慕家,慕氏,都不会再有任何关系!”

她冰冷的样子,实在是沈宴尘难得看见的一幕。

“安年,你不要再闹了,你怀了别人的孩子流产,这不能怪我,孩子没了我们可以再要……”

“住口!沈宴尘,你羞辱我还不够,现在还要在股东面前冤枉我!我今天来慕氏,就是为了阻止你的阴谋!”她看向众人,“这个人,狼子野心,从进慕氏第一天起,就带着目的接近我,这几年来,他处心积虑的要抢走慕氏,想要切断我和慕家的联系!各位董事,你们也都是慕氏的老人了,千万别被这个人迷惑!他如果上位,谁也不会好过!”

沈宴尘走到她的面前,摇着头,失望的说道:“因为流产的事情,我知道你的精神出了问题,那天所有的媒体记者都看到你发狂的样子了。安年,乖,我带你去看病……”

说着,他就拉扯她往外走,而她求救似得看向众位股东,却没有人理会她,看她的眼神,仿佛就像精神病人。

她皱着眉头,用力的摇着头,“不是的!我没有病,我不是精神病!你们宁肯相信他,也不相信我吗?”

然而在她期待的眼神中,众人回答她的,只有沉默。
慕安年渐渐无力地垂下了双手,她感觉到心慌不安,像人性布偶一样被他带回了家。

“自投罗网。”

沈宴尘幽深的眸子,上下扫视着她,“几天不见,气色好了很多,看来时光熙把你伺候的不错。”

“你给我住嘴!你说得对啊,我跟光熙好着呢,他对我很好,不像你,恶魔!”

她猩红的双眼瞪着他,仿佛示威一样。

听到她的话,沈宴尘一只大手扼住她的喉咙,凶狠的说道:“他对你很温柔很好,我对你很坏是吗?但我告诉你,慕安年,我不会再让你溜走,你给我乖乖的待在我身边!离婚,门都没有!”

“连我背叛你,你都能熟视无睹吗,你这么喜欢戴绿帽子吗?”她冷笑着挑衅,嘴角带着不屑。

他的手,加重了力度,狠狠地。

“那我就让你再也没有机会去幽会别的男人!”

“沈宴尘,你不是说我是精神病吗?你还要我一个精神病的老婆干什么?你要知道,一个精神病人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!你不是说我要害那个女人吗?你就不怕哪天月黑风高,我拿刀了结了她……”

“啪”的一巴掌,男人狠厉的目光注视着她,猩红的放着光,“你敢再碰她,我就让你们慕家所有人陪葬!”

“哈哈……”被打红右脸的女人,眸中带泪,大笑着,“你果然,最在意的是她!我碰她一根手指头,你就要我偿命吧!沈宴尘,这几年跟我睡在一起,你一定很痛苦吧!那还真是为难你了!”

“对,我看你一眼都恶心,我爱的是她,没错!”

沈宴尘直接将她扛了起来,带到了蓝楼。

“我不去,我不要再去看她!为什么你要让我看到她的样子?沈宴尘我告诉你,我说了八千五十三遍,不是我不是我做的!是她自己不小心跌下楼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么多年你一直误会我!”

“误会?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!那么多人,亲眼所见,你是怎么把她推下楼的!这几年你不仅没有反省,反而给我变本加厉!”

慕安年无数次曾被他带到这里,教训批评,羞辱嘲讽,可她都忍了。

因为她知道他只是误会了。

现在她却觉得,自己真是傻的彻底。

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,她真的值得吗?

他眼神中汹涌的恨意,让她颤抖。

“我还能怎么样?我自杀想要让你消气啊,但你却跳下来了!沈宴尘,你真是个神经病,为什么不干脆让我跳下去死了算了,一切一了百了,你就不会觉得我碍眼了!”

“你死了,谁给我折磨?谁给我报复的乐趣?”

“神经病!”她大喊着!

沈宴尘一只手扼住她的喉咙,“在她这,给我小声点,别吵醒了她!”

“咳咳……你的心里,从始至终,都只有她,没有我半点影子……”

她在孩子没了的时候,在被他肆意玩弄的时候,在跳下去的时候,就死心了不是吗?

可为什么,心还会痛呢?

“你知道就好,所以别想挑战我的耐性,给我乖乖的做沈太太,我还能让慕家多存活几天,若是你不乖……”

“沈宴尘,你会有报应的。”

“那也是你们慕家先得到报应!”

他一字一句的,刺痛着她的心。

就在二人对峙之际,忽然听见了一声异样的声音。

沈宴尘皱眉,这房间里除了他们,怎么还会多出一个声音?

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猛地回头,就看到了姜恋坐了起来。

就连慕安年都傻眼了,震惊的看着姜恋。

她……醒了?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