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小东西欠弄了是不是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

经典语录 2021-10-16 15:20:42 1509
沈宴尘转过身去,不屑的冷笑着,“瞧你这副样子,跟我拼命?慕安年,在我没有折磨够你之前,你给我老实点!不管你告不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,我总会查到的!那个人,也休想好过!”

“你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?”她朦胧的双眼,渐渐变得清晰,“好啊,我告诉你,那个男人是个可恶的坏蛋,偏偏我还爱他入骨髓……”

“啪”的一声,沈宴尘用力的甩了过来,凶狠怒道:“贱人,不要脸!”

脸上的红肿烧红了一般,她却丝毫察觉不到,发丝凌乱的笑着,“沈宴尘,你说得对,我真是贱!”

说完,她便下了床,用力的推开男人,虚弱的跑出了病房。

沈宴尘立即踹了下椅子,追了出去。

当她跑出病房,想要出院离开的时候,突然被一群人拦住了。

噼里啪啦的闪光灯,一下子将她围住了。

“请问沈太太,听说你怀孕而且流产了是吗?”

“沈太太,据闻沈先生这几个月都没有回家里与您同房?你的孩子怀了多久了?为什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?”

“您的孩子怎么会突然流产的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不要问我!走开,你们全都走开!”她慌乱的说着,捂住了苍白的脸。

沈宴尘追出来后,就看到这样一幕,记者们自然不会放过他,又去采访他。

“沈先生,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,你之前出差几个月都没回本市,而沈太太却刚怀上了孩子,我们查证她的孩子是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那么也就是说……”

沈宴尘脸色未变,将手搭在慕安年的肩上,叹息着说道:“你们查的都对,孩子的事情,我的确不知道……”

慕安年浑身冰冷的颤栗着,不敢去听。

“我也很生气,知道这件事情后很心碎很痛苦,可我太爱我的妻子了,她已经流产了,我就不想再去追究那些过去的事情了,只要她肯好好地跟我……”

“沈宴尘!你住口!不要再说了!你这个伪君子!”慕安年厉声道。

沈宴尘深深地皱着眉头,摇了摇头,“亲爱的,我知道你受了打击,精神不太好,我已经帮你预约精神科医生了,不舒服的话,就不要乱走。”

“你胡说……你全都在胡说!”慕安年方寸大乱,完全想不到他会来这一招。

记者们看在眼里,也都觉得此事脸色惨白,双眼无神,处于疯狂边缘的慕安年好像真的精神出了问题。

“孩子没了就没了吧,我原谅你做过的错事,以后我会对你像以前一样的。只要你乖乖的……”

说着,就强制的带慕安年回了病房。

记者们面面相觑,都开始酝酿了今天要发的新闻稿。

时光熙来看慕安年,遭到了陆原的阻拦。

“陆原,你今天敢拦我,我就不怕把这个医院搅得天翻地覆,反正我时光熙天不怕地不怕,我说到做到!”

“时少,这是我的任务。沈太太现在情绪不稳定,沈总是为了她好。”

“去他妈的狗屁!沈宴尘那个混蛋,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!安年嫁给他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!”时光熙邪魅的眸光扫射了下周围看守的人,迅速的打了个响指,顿时便出现几个人,门口混打成一片。

时光熙踹开了门,就走进了病房里。

昏暗的房间里,慕安年在地上蜷缩在一角,低着头紧抱着自己的身体,时光熙冲了过去,一把抱住了她。

“安年,你没事吧?”
慕安年抬起头来,眼睛肿的不像样子,求救似得抓住时光熙的手,“光熙,帮帮我,帮我离开这里,我不要在这里待着,这里是地狱……”

“沈宴尘那个家伙,简直混蛋!任由记者胡编乱造!你放心,我现在就带你走!绝对不会让那个家伙欺负你!”

时光熙抱着她的双肩,就往外走,安慰着,“别怕了,有我在呢!”

“啧啧,奸夫来了?”沈宴尘挡在面前,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。

慕安年看到他出现,便瑟缩的抖了一下,很害怕的样子。

时光熙心疼了。

“沈宴尘,当年你是怎么把她抢走的!你又是怎么对她的!还在记者面前乱说,你知不知道这对她会造成什么影响?你作丈夫的,看到网上对她的辱骂,你心里过意的去吗?你知道她有多爱你吗!你就这么伤害她?奸夫?我倒宁愿是一个奸夫,至少她喜欢我,可她却傻傻的只爱你一个!”

时光熙愤怒的说道。

沈宴尘根本不看时光熙,眸子阴沉的直视着慕安年,“想知道你爷爷的情况,就给我乖乖的回去!敢跟他走的话,我可不敢保证什么。”

慕安年瑟瑟发抖的抓住时光熙,听到这句话,便松开了。

“不,我要见爷爷,你带我去见爷爷吧。”

沈宴尘眯着双眼,“回去!”

慕安年死死的咬住唇瓣,几乎要渗出血,颤抖着就转身回去了。

时光熙没抓住她,深深地叹息着,回头恶狠狠地看着沈宴尘,“你简直就是一个变态!既然这样对她,为什么不干脆离婚!不爱她就别折磨她了。她为你牺牲了那么多,年纪这么小就嫁人了,不要她的梦想,不要她美好的人生,甘心做你的全职太太,每天就像坐牢一样的被你关在家里!而你呢?你是怎么对她的!沈宴尘你倒是告诉我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
“时光熙,你未免对别人的老婆太上心了。”沈宴尘的眸子里散发着强烈的冷光,冷的让人汗毛直立。

……
小东西欠弄了是不是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 很详细 肉肉床文片段 第1张

等沈宴尘再度走进来的时候,脸上挂了一点彩,没有处理就走到她的面前。

“我爷爷呢?在哪里,我现在就要见到他。”

她从新闻上得知爷爷突然病倒,沈宴尘利用爷爷生病的消息,将爷爷从董事长的位置上拉了下来。

而爷爷病倒之后,全无消息。

她的孩子没了,她的恨深了,可她不能再让爷爷出事。

都怪她。

不该爱上这个危险的男人。

“你想都别想!”

慕安年气的冲上前来,不停地捶打着他,却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。

“你这个混蛋,放开我,我要去找爷爷!”

他将她一把推到在地,整理了下衣衫,“慕承没有任何事,但是我不会允许你去见他!现在,你必须给我签个字。”

沈宴尘从身后的人手里拿来一份文件,扔在她的面前。

慕安年皱着眉头,疑惑的看了一眼,“这是…
“只要你签了字,我就带你去见他。”

慕安年紧握着拳头,猛摇着头,“不!沈宴尘,我不会让你得逞的!你想要我的股份!门都没有!”

泪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掉落了下来,她死死的咬住唇瓣,充满愤恨的眼睛看着他,“一定是爷爷看到网上的消息,所以受不住打击了才会病倒!你顺势联合董事会的人夺了爷爷的位置!沈宴尘,你好狠的心,你到底怎么样才放过我们!”

“慕安年,不会够的!你们慕家对我所做的一切,远远都抵偿不了!你爷爷不过是病了,我爷爷呢?八百年前就死了!我爸爸,我妈妈呢?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?你们慕家过了这么多年好日子,也该得到应有的报应了!我告诉你慕安年,要我放了你,除非你死,除非我死。”说完,他便冷冷的转过身去。

“好一个除非你死,除非我死!”她一字一句的说着,猩红明亮的双目带着蚀骨的寒意,“是不是我死了,你就会罢手,就会放过慕氏,放过爷爷?好,这可是你说的!”

沈宴尘眉头一皱,疑惑的正要转过身看她,就听见门口有一个身影跑掉了。

“快给我把她抓住!”

慕安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推开了所有的阻碍,一个劲的往前冲,跑到了楼顶的天台。

还未离开的时光熙也追了过去。

“安年,你这是做什么?快点下来!”时光熙紧张的说道。

慕安年背对着他们,厉声道:“别过来!谁也别过来!再往前一步,我就跳下去!”

沈宴尘冷冷的走上前一步,皱着眉头说道:“你在闹什么?你以为用生命威胁我,有用吗?”

时光熙见状,立即拉住沈宴尘,“你看不到她有多难过多痛苦吗?为什么还要逼她?闭上你的嘴吧!”

“我只知道,她这是在作死。”

“住口!不要再说了!沈宴尘,你这个恶魔!”

短短几天时间里,她仿佛认识了几年都看不清的一副面具,以前她只觉得他是误会了她,却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么狠这么绝……

“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,我根本就不在乎你的生死,你这样威胁我是没用的!你死了,我一滴眼泪都不会为你流。”沈宴尘暗自紧捏着拳头,青筋暴起。

“是啊,你根本就不在乎我,全是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!你的爱是假的,你的心是假的,我们的婚姻也是假的!那一晚,我本来是要告诉你我有了我们的孩子,可你却要栽赃我!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让我遇见你!”

慕安年转过身来,站在边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两个男人,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不会进入那部电梯,就不会认识你了。”

“就算你没进电梯,我也会来到你的面前,让你认识我,爱上我的。慕安年,这就是你的命!”

沈宴尘邪魅而霸道的眼神,看着慕安年。

慕安年有一种宿命的感觉。

“你说得对,这就是我的命。你说的,我死了你就会停手!你一定要说到做到,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慕安年!”沈宴尘脸色变得很难看,“你要敢死,我就……

很详细肉肉床文片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