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典语录正文

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小说

经典语录 2021-10-16 15:20:43 1112
偌大的豪华别墅里,慕安年正站在餐桌旁,看着她精心布置的晚餐,然后再度点燃了烛光。

晚餐已经凉透了,这已经是第五次点燃烛光。

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,她特意赶走了所有的佣人,只为了二人独处的时间。

可她的丈夫迟迟未归。

不知为何她最近越来越不安了。

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抱着她的温度也越来越冷。

可是她今晚,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。

她关了所有的灯光,身穿一袭白色长裙,优雅端庄的坐在烛光之前,微微笑着。

十二点整,终于听到了脚步声。

慕安年连忙迎了上去,却闻到了浓重的酒味,让她忍不住吸了下鼻子。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早点回来?”

沈宴尘冷冽的眸光扫了过来,冰冷的推开了她,自己摇晃着走到了桌前。

“哼……烛光晚餐?慕安年,你还有脸吃得下!”说着,沈宴尘猩红着眸子,大手一甩便立即将餐桌上所有的东西推开……

顿时稀里哗啦的摔了一地的狼狈。

精心准备的一切,顷刻间便化为虚无。

“沈宴尘……你在干嘛?”她愤怒的喊道,惨白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。

沈宴尘恶狠狠地眯着双眼,一把抓起她的手,“你问我?不是你叫我回来干点什么的!”

说着,男人霸道的将她推到桌子旁,粗暴的动作让她身后碰到了桌角,吃痛的皱着眉头,“放开!”

他浓重的酒味将她包围住,双手抵在两侧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“放开?怎么装纯洁烈女了?这么急着叫我回来,难道不是要我上了你?”

“不是!我有事要跟你……唔……”

他封上了她喋喋不休的嘴,大手更是肆无忌惮……

难堪的感觉让慕安年脸色惨白,皱着眉头用力的推开他,“啊……不是!混蛋!你弄痛我了!”

“痛?你还知道什么是痛吗?装什么!婊子!”

“你……”

她真的怕了。

怕极了这样的事。

他下床,冷笑着看着蜷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的身体,猛地摔着衣服,“慕安年,这次有没有满足你呢?还是你要再来一次?”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她颤颤巍巍的说着,满脸的泪痕。

沈宴尘不屑的冷哼,“口是心非,你不是喜欢我爱我吗?现在装什么无辜纯洁?没人看到的!”

“沈宴尘……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,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……”

他猛地转身,怒气外漏,狠狠地掐着她的下颚,逼迫她起身,“这样对你?我怎么样对你了,这一切不都是你想要的吗?”
“我……我不想要!”

“为了得到我,不是不择手段吗?现在还要否认什么?”说着,他一把将她从床上扯了下来。

她措手不及,直接摔倒了地上。

披散的发丝,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。

沈宴尘仿佛根本没看到她痛苦的皱着眉头,生拉硬拽的就要将她带出房间……

慕安年十分的惊恐,慌乱之下只能拿起散落在地上的毯子,慌忙遮掩着身体。

她拼命的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,阻止着他的行为。

她知道,他要带她去哪里。

路过的一群佣人,仿佛没有看到激烈的争斗,都退避了。

走出主宅,沈宴尘拉着梨花带雨的慕安年到了一处独栋的小房子,那里的二楼住着一个人。

“不要……我求你,不要再这样了!沈宴尘,你放开我!”

他扬起手来,啪的一声,十分的响亮,顿时她的脸就红了。

“由不得你!”

沈宴尘将她直接摔在了地上,指着床上躺着的女人,厉声道:“你还没忘,她是谁吧!”

“呜呜……”慕安年只顾着哭,浑身都仿佛失去了力气。

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,狠狠地眯着双眸,“你要是忘了,我就在提醒你。她现在变成这副样子,都是你害的!”

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女人,似乎不被外界的任何声音和动作打扰。

慕安年猛地摇着头,拼命的反驳着,“不是我……我说了不是我,为什么你就是不肯信我!”

“信你?我信你,我就是傻子!”沈宴尘厉声道,一把揪起了她的头发,逼迫她昂首着,拉着她到了床头,看着女人的脸,“你好好给我看看,她被你害成什么样子!三年了,我没有一天睡得好的!要我好好对你,做梦吧!”

他大手一甩,慕安年没有站稳,直接摔倒了墙边,额头撞到墙上,迅速的红了。

她紧紧地裹着毯子,泣不成声,“宴尘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,我是你的妻子啊!我嫁给你,是因为我爱你,我知道你只是误会了我……”

“你的爱,让我恶心”他邪恶的看着她,眼中散发出冷意。

泪水涟漪,模糊了视线。

“那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!”

“哼,之所以还留你在身边,是因为我还要利用你来得到慕氏……更何况,我还没折磨够你呢!你不是很贱吗,我就想看看,你到底能有多贱!”

他眯着双眼,恶狠狠地说道。

慕安年只觉得,全身都僵硬住了,蚀骨的寒冷,将她包围起来。

她无法呼吸,快要透不过气来。

本来,她有一件幸福的消息要告诉他的,她以为会得到他的笑容……却没想到,他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。

他上前,一把撤下来她用力裹紧的毯子,瞬间她便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“啊……”
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小说  第1张

她惊恐的大叫,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,他却把她拉到桌子旁,死死的按住……

他的一只大手就将她两只手死死的按在头顶,无法动弹。

安静的夜里,却发出不安静的声音。
沈宴尘办完了事,便直接走掉,将她一个人扔在了房间。

“让人送回去!别让慕安年打扰了她!”

“是!”沈宴尘的手下,陆原轻声道。

当陆原推开那扇门的时候,便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。

床上的人儿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可地上躺着的女人,被毯子盖着,披头散发的十分狼狈。

陆原刚走进,便看到她的身下,似乎有什么颜色,缓缓地流了出来……

那鲜红的颜色,顿时让陆原尖叫了一声。

刚走出房子的沈宴尘,听到一声喊,微微蹙眉。

……

医院,入目便是冰冷的白。

浑身无力的慕安年醒来后,便看到眼前的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
男人转过身来,无比冰冷的目光看着她,“慕安年,你这个荡妇!”

浑浑噩噩之间,她有些迷惑。

他走近了一步,大手掐住了她的脖子,恶狠狠地说道:“我竟不知,你背着我做了这样的好事!敢给我戴帽子?你的孩子也是活该!”

“咳咳……放开!”慕安年拼命的挣扎着,快要无法呼吸了。

沈宴尘越来越大力,猩红的眸子,散发出蚀骨的寒意。

她怕极了。

猝不及防,心里猛地一抽。

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

沈宴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阴鸷的神情,让她浑身发冷。

“野种,没了。”

四个字,就让她的世界天旋地转。

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慕安年用力推开了他,脸色惨白,“沈宴尘,你说什么?”

“还要我重复几遍吗?你那该死的野种,就算生下来,我也会掐死的!慕安年,背叛我的代价你承受不住的!”

她完全混乱了,崩溃了,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。

她的孩子……怎么会没了?

几天前她得知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,开心的仿佛拥有了全世界,就等着三周年的纪念日晚上告诉他这个消息。

可是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?

“我的孩子,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“啪”的一声,沈宴尘用力的甩了响亮的巴掌,怒声道:“贱人!谁的孩子?这两个月我碰都没碰你一下,你还有脸说是我们的孩子?说,是哪个男人的?是不是时光熙的?说啊,是不是他的?”

慕安年一脸悲愤的看着他,声音中带着颤抖,“你说的还是人话吗?不,你不是人,你是魔鬼!”

“我若是魔鬼,也会带着你,一起下地狱!”男人的声音,冷冽而霸道。

“不……”慕安年浑身僵硬,蚀骨的寒冷侵袭而来,“我的孩子,你还我的孩子!沈宴尘,你还我的孩子啊?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“我为何不能这样对你?”沈宴尘得意的挑眉,阴鸷的眸子直视着她的脸,“实话跟你说了吧,准备了这么久,我终于可以在今日,把你爷爷赶下台!等他下台了,我就让你们爷孙享尽天伦之乐,慕氏的一切都交给我来安排!”

打击一重接着一重,她惨白的脸色上浮现震惊恐惧的神情,“沈宴尘,你对我爷爷怎么了?”

“你爷爷他好得很,在我没有得到慕氏之前,我是不会让他有事的!但是如果我坐上那个位置,恐怕就说不定了……”

“沈宴尘!我警告你,无论你怎么对我都好,但是你不允许碰慕氏,碰我爷爷!他没有半点对不起你的地方!你要做什么,冲着我来!如果你要是敢动爷爷,我会跟你拼命!”

她猩红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恨意,爱得深了,就恨得深了。

林小喜的大学时代
返回顶部